Está en la página 1de 6

黄种南点传师

感 谢 天 恩 师 德, 祖 师 鸿 慈, 师 尊 师 母 大 恩 大 德, 让
后 学 有 机 缘 跟 随 后 学 的 引 师, 薜 明 雄 坛 主 到 吧 株 吧 辖
陈 氏 佛 堂( 现 为 孝 典 佛 堂) 求 道。

还 记 得 当 时 是 阳 历 1974 年 的 五 月, 在 点 道 仪 式 还
未 开 始 之 前, 后 学 的 保 师, 陈 其 彪 点 传 师 就 蹲 在 后 学 的
旁 边 为 后 学 讲 解 降 道 因 由。 当 时, 当 后 学 看 到 陈 点 传
师 那 么 谦 虚 又 有 礼 貌 的 为 后 学 讲 解 成 全 的 时 候, 心 中
就 不 尽 的 感 叹, 在 现 今 的 社 会 里 已 很 少 有 这 么 有 礼 貌
的 人 了。 也 许 是 因 为 后 学 在 那 个 时 候 参 加 很 多 的 服 务
团 体, 个 个 都 无 不 现 实 的, 就 是 在 这 样 的 情 形 之 下, 陈
点 传师那彬彬有礼的态度让后学对他和道场都留下了
很 好 很 好 的 印 象。

感 谢 皇 中 慈 悲, 祖 师 鸿 慈, 师 尊 师 母 大 恩 大 德, 适
逢 三 期 应 运,三 曹 大 开 普 渡, 我 们 才 有 机 会 幸 受 性 理 真
传, 得 以 成 为 简 单 自 在, 如 法 如 律 的 白 阳 修 道 士;我 们
才 有 机 会 净 化 人 心, 并 成 为 扭 转 世 俗 社 会 颠 倒 烦 恼 习
气 的 一 股 清 流, 这 是 我 们 不 能 忽 视, 也 不 能 背 弃 的 誓 愿
与 使 命。

自 大 道 普 传 世 间, 也 不 知 救 了 多 少 的 众 生。 诸 位 前
贤 的 牺 牲 奉 献, 耗 尽 精 神, 用 心 良 苦, 牺 牲 了 无 数 的 财
力 与 物 力, 以 大 无 畏 之 精 神, 见 道 成 道, 使 得 道 者 明 白
真 理, 身 上 有 道, 诸 恶 莫 作, 众 善 奉 行。

由 于 当 时 马 来 西 亚 的 道 场 还 未 栽 培 起 人 才, 所 以
除 了 陈 点 传 师 以 外, 就 是 新 加 坡 的 人 才 每 个 月 都 会 前
来 马 来 西 亚 慈 悲 教 导。 邱 公 前 人 和 林 前 人 则 个 别 来 马
办 道 及 慈 悲 普 照。 尤 其 林 前 人 的 私 下 开 导 更 是 让 后 学
获 益 良 多。

前 人 们 伟 大 牺 牲 的 楷 模, 励 行 仙 佛 的 风 范, 都 是
为 了 众 生, 只 求 众 生 得 离 苦。 我 们 定 要 知 恩、 感 恩、 报
恩, 同 心 同 德, 同 心 协 力, 团 结 一 致, 以 师 志 为 吾 志,
以 师 心 为 吾 心, 才 能 报 答 天 恩 师 德。
吴碧芬点传师

后 学 能 够 得 求 天 道 是 经 由 后 学 的 引 师, 杨 琼 香 女
士 和 她 的 女 儿 前 来 后 学 的 家 里 慈 悲 成 全。 还 记 得 她 们
告 诉 后 学 说,要 带 后 学 去 的 佛 堂 是 没 有“ 烧 金 纸” 的, 想
邀 后 学 一 起 去 佛 堂 拜 拜。 于 是 过 了 几 天 后 学 就 随 同 她
们 到 佛 堂 求 道。 在 此 衷 心 的 感 谢 她 们 让 后 学 找 到 了 先
天 大 道。 后 学 求 道 日 期 是 在 1983 年 的 农 历 八 月 初 五, 并
由 大 德 林 英 文 点 传 师 点 道。

后 学 求 了 道 后,由 于 家 中 有 考, 所 以 并 没 有 立 即 接
近 佛 堂。 直 到 1984 年 的 某 一 天, 王 冰 玲 坛 主, 她 当 时 也
是 后 学 小 儿 子 的 钢 琴 老 师 到 后 学 家 拜 访。 经 过 她 的 慈
悲 成 全, 后 学 开 始 发 心, 一 旦 佛 堂 有 班 期, 后 学 一 定 参
与, 并 且 每 个 月 都 有 渡 人 到 佛 堂 求 道。 以 致 有 一 次 林
国 贤 坛 主 还 问 起 后 学 说:“ 吴 坛 主, 您 是 怎 样 渡 人 的?
可 以 与 后 学 分 享 吗?” 。

1985 年 那 年, 佛 堂 第 一 次 开 办 忏 悔 班, 只 有 清 口 的
道 亲 才 可 以 参 班。 当 时 后 学 还 未 立 愿 清 口, 只 在 每 逢
初 一 和 十 五 吃 素,由 于 心 很 乱, 拿 不 定 主 意, 只 好 到 德
教 会 祈 求 师 尊 给 予 指 示。 当 后 学 回 家 向 先 生 提 起 后 学
要 长 期 吃 素 的 意 愿 时, 他 大 力 反 对, 并 表 示 孩 子 们 都 还
未 成 家, 而 且 出 门 用 膳 应 酬 也 诸 多 不 便。 当 然, 最 后 后
学 还 是 坚 持 立 愿 清 口 了。自 清 口 后, 后 学 就 没 在 再 跟 随
先 生 到 外 去 应 酬 做 生 意 了。

后 学 能 够 开 办 佛 堂,要 感 谢 大 德 何 点 传 师 的 鼓 励
和 成 全。 何 点 传 师 当 时 负 责 吉 隆 坡 天 上 佛 堂 的 道 务, 虽
然 道 务 非 常 繁 忙, 但 他 仍 专 程 前 往 芙 蓉 为 后 学 们 物 色
理 想 开 办 佛 堂 的 地 点。 花 费 了 很 多 的 时 间 才 找 到 一 间
理 想 的 房 屋 来 开 佛 堂。 很 有 幸 的,后 学 是 那 间 佛 堂 的 开
荒 人。 过 了 几 年, 由 于 道 亲 多 了, 佛 堂 的 空 间 就 相 对 的
变 小 了, 我 们 就 买 了 一 间 三 楼 半 的 店 屋 来 设 佛 堂, 同 时
还 受 大 德 施 前 人 赐 天 字 号-“ 天 宫” 佛 堂。 后 来, 大 德 何
点 传 师 在 雪 兰 莪 SS2 区 替 后 学 找 到 了 令 一 间 设 佛 堂 的 地
点, 那 间 佛 堂 后 亦 被 赐 坛 号-“ 恭 廉” 佛 堂。

后 学 于 1990 年 12 月 在 新 加 坡 领 命。 后 学 牢 牢 地 记
住 了 这 八 个 字:“ 顺 天 之 意, 天 必 助 之”, 所 以 后 学 二 话
不 说 就 接 受 了 这 上 天 给 于 后 学 的 使 命。 后 学 时 时 刻 刻
都 很 感 恩 老 中。 为 了 救 渡 众 生, 后 学 曾 经 在 亚 依 淡 也 开
设 了 一 间 佛 堂。 虽 然 尽 心 尽 力 去 办, 但 却 不 见 理 想。 主
要 因 素 是 那 儿 的 居 民 大 多 数 是 佛 教 徒, 他 们 都 不 太 愿
意 到 佛 堂 来 求 道。 过 了 几 年, 情 况 不 见 好 转,后 学 唯 有
把 佛 堂 迁 到 家 中 去。

在 马 来 西 亚, 后 学 是 最 高 龄 的 一 位 经 理, 今 年 已
74 岁 了。 因 此, 前 人 非 常 慈 悲, 没 让 后 学 负 责 繁 忙 的 道
务。 对 于 成 全 道 亲, 后 学 认 为 家 访 和 沟 通 扮 演 极 为 重
要 的 角 色, 只 要 多 关 心 和 了 解 道 亲 的 情 况, 让 他 们 能 够
感 受 到 道 场 的 温 暖 并 领 悟 到 道 的 尊 贵, 以 致 他 们 能 够
来 佛 堂 修 办 道, 这 样 道 务 才 能 宏 展。 此 文 如 有 写 得 不 对
之 处, 叩 求 皇 中 开 恩。

后学
吴碧芬敬上
乙酉年四月十二日
姚光裕点传师

回 想 二 十 八 年 前, 后 学 正 在 吉 隆 坡 学 院 就 读 大 学
先 修 班。 当 时, 班 上 有 一 位 同 学, 林 国 胜 先 生( 林 国 贤
经 理 的 哥 哥) 引 渡 后 学 去 佛 堂 求 道。 由 于 后 学 对 求 道 没
有 概 念, 他 随 后 说 是 观 音 菩 萨 得 道 的 道。 后 学 听 了 之 后,
起 了 无 名 的 欢 喜 心, 马 上 答 应 他 的 邀 请。 后 学 于 一 九
七 六 年 八 月 十 九 日 在 吉 隆 坡 陈 氏 佛 堂( 先 为 孝 恩 佛 堂)
求 道。 后 学 的 点 传 师 是 廖 点 传 师。 求 了 道 后, 当 晚 后 学
辗 转 难 眠, 在 想 三 宝 真 的 有 如 讲 师 所 讲 的 那 么 奥 妙 神
奇 吗? 那 一 天 以 后 便 开 始 了 后 学 修 道 办 道 的 旅 程, 也
改 变 了 后 学 的 一 生。

求 道 后, 后 学 便 开 始 接 近 佛 堂, 也 开 始 参 班 和 学
习 礼 节。 由 于 觉 得 道 中 的 一 切 都 是 那 么 的 新 奇, 所 以 好
奇 的 后 学 就 这 么 一 路 地 追 下 去, 这 一 追 就 追 了 二 十 八
年。 这 二 十 八 年 里, 虽 然 经 历 了 不 少 的 风 风 雨 雨, 但 后
学 知 道 这 是 一 条 不 回 头 的 路, 后 学 从 不 后 悔, 也 不 曾 后
悔 过。

大 德 邱 前 人 虽 然 已 成 道 多 年, 到 现 在 后 学 还 是 很
感 恩 于 他。 后 学 听 过 几 次 邱 前 人 的 结 缘, 印 像 最 深 刻 的
是 那 篇“ 十 可 惜” 的 结 缘。 他 说 过 一 句 话:“ 人 去 世, 人 间
少 一 位, 上 天 多 一 位。” 多 么 潇 洒 的 一 句 话。 一 九 八 一
年, 当 后 学 从 英 国 要 回 来 马 来 西 亚 的 时 候, 顺 道 到 台 湾
拜 见 圆 觉 大 帝, 以 便 有 机 会 听 见 他 老 人 家 的 教 诲。 同 时,
后 学 也 见 到 了 邱 前 人。 一 见 到 邱 前 人 的 那 一 刹 那, 后
学真的不敢相信后学眼前 所见到那么消瘦的就是我们
尊 重 的 邱 前 人。 为 了 众 生, 邱 前 人 累 坏 了 身 体, 邱 前 人
太 伟 大 了。 后 学 永 远 记 得 他 给 予 后 学 的 鼓 励, 他 曾 经 对
后 学 说:“ 姚 生, 你 要 用 功 读 书, 毕 业 后 有 份 好 的 工 作,
以 后 更 能 在 道 中 修 道 与 了 愿。” 后 学 铭 记 在 心, 永 远 感
激 邱 前 人。

后 学 立 愿 清 口 的 经 过 非 常 的 自 然。 在 一 九 七 八 年
二 月 十 五 日, 后 学 本 是 学 清 五 天, 即 从 二 月 十 五 自 二 月
十 九 南 海 古 佛 圣 诞 日, 但 到 了 第 五 天 , 后 学 想 不 如 继
续 学 清 吧, 因 为 二 月 十 九 发 愿 学 清 这 个 日 期 容 易 记, 就
这 样 的 一 个 心 念, 后 学 就 素 食 到 今 天。 虽 然 在 开 始 学 清
的 阶 段, 因 家 人 的 不 谅 解, 后 学 需 要 费 一 番 的 口 舌 去
解 释, 但 是 最 后 他 们 还 是 接 受 了。 由 于 那 个 时 候 素 食 还
不 是 很 普 遍, 吉 隆 坡 只 有 两 间 素 食 馆, 那 就 是 佛 有 缘 和
福 和 园, 后 学 很 自 然 的 就 成 了 常 客。 后 学 学 清 六 个 月 后,
在 各 位 前 贤 的 鼓 励 之 下, 终 于 在 一 九 七 八 年 八 月 二 十
日 立 愿 清 口, 并 由 谢 点 传 师 为 后 学 办 清 口 。 还 记 得 一
九 八 零 年 后 学 要 到 英 国 伦 敦 深 造 的 时 候, 每 位 前 贤 都
很 慈 悲, 很 担 心 后 学 到 英 国 吃 素 会 不 方 便。 由 于 那 个
时 候 后 学 刚 受 到 不 小 的 考 验, 因 此 是 带 着 一 颗 有 如 一
艘 破 舟 的 心 到 英 国 去。 心 想 船 到 桥 头 自 然 直, 一 切 交
给 上 天 去 作 安 排。 当 后 学 抵 达 伦 敦 关 口 时, 关 卡 人 员 一
打 开 后 学 的 手 提 行 李 时, 惊 讶 怎 么 全 都 是 食 品。 到 现
在 后 学 还 是 很 感 激 后 学 的 干 妈, 因 为 她 送 给 后 学 的 一
大 瓶 咖 哩 粉, 足 够 让 后 学 整 整 用 一 年 了。

在 修 办 道 的 过 程 中, 后 学 最 印 象 深 刻 的 一 件 事 就
是 有 一 次 施 前 人 来 马 来 西 亚 开 班 结 缘 的 时 候, 由 于 当
时 后 学 正 出 “水 豆”, 因 为 避 免 把 “水 豆” 传 给 他 人, 后 学
没 有 出 席 施 前 人 在 天 宣 佛 堂 的 结 缘。 过 了 两 天, 当 后 学
正 在 办 公 室 上 班 的 时 候, 在 没 有 事 前 通 知 与 心 里 准 备
之 下, 洪 经 理 突 然 来 到 后 学 的 办 公 室, 还 对 后 学 说:“
姚 经 理, 前 人 来 看 你 了。” 后 学 在 想 不 可 能 吧, 便 回 应
了 一 声:“ 您 别 开 玩 笑 了。” 话 刚 说 完, 就 看 见 施 前 人 出
现 在 后 学 的 办 公 室 了。 现 在 想 起 来 还 真 的 是 造 罪, 他 大
德 很 关 心 问 候, 还 建 议 后 学 要 去 注 射, 以 便 能 早 日 康 复。
身 为 一 位 每 日 都 得 为 圣 事 而 忙 的 大 德 前 人, 还 能 在 百
忙 中 抽 空 来 探 望 小 小 后 学, 施 前 人 对 修 道 人 的 爱 心 真
的 是 表 露 无 遗。

想 起 开 堂, 到 现 在 后 学 还 是 很 难 忘 一 件 事。 在 一
九 七 八 年 左 右, 后 学 已 发 心 要 开 堂。 林 前 人 和 陈 经 理 还
到 过 后 学 的 旧 家 看 看, 他 们 说 只 要 稍 做 更 改 就 适 合 开
堂 了。 屋 子 修 改 后, 佛 桌 也 做 好 了, 佛 堂 用 具 亦 准 备 得
七 七 八 八 了, 那 知 风 考 随 后 到, 这 一 考, 还 真 的 把 后 学
的 心 给 考 碎 了, 也 把 后 学 吹 到 英 国 去 了。 但 是, 这 件 事
让 后 学 开 了 一 个 智 慧, 那 就 是 一 切 事 就 随 缘 吧, 不 可 勉
强, 上 天 自 会 作 最 好 的 安 排。 后 学 开 堂 的 心 愿 并 没 有 因
那 一 次 的 考 验 而 退 缩。 一 九 八 五 年, 后 学 的 新 屋 子 建
好 了, 初 时 后 学 想 开 又 不 敢 开, 搁 置 了 几 个 月 后, 终 于
在 何 经 理 的 鼓 励 与 安 排 之 下, 在 一 九 八 六 年 正 月 初 八
开 堂, 也 了 了 后 学 开 堂 的 心 愿。
郭隍来点传师

感 谢 天 恩 师 德, 各 位 前 贤 大 德, 道 传 万 国 九 州, 大
家 求 道 的 因 缘 各 有 不 同。 后 学 得 引 保 师 三 次 带 到 佛 堂,
才 遇 到 点 传 师 而 得 以 求 道。 求 道 后 得 点 传 师 及 堂 主 们
给 后 学 讲 解 三 宝, 引 证 了 释 迦 太 子 出 家 的 因 缘。 由 于 后
学 出 生 在 贫 穷 的 家 庭, 幼 时 已 尝 到 人 生 的 苦 楚。 得 道 后
改 变 了 后 学 的 人 生 观, 参 加 礼 节 班 后 而 发 心 素 食。 三
十 年 来, 经 各 位 前 人 大 德, 点 燃 了 灯 塔, 照 耀 后 学 们,
才 能 让 后 学 燃 起 智 慧 的 光 芒, 从 穷 困 中 站 起 来; 也 照 破
无 明 对 待, 得 到 真 正 的 解 脱, 因 此 心 存 感 恩、 报 恩 之 心,
进 而 己 立 立 人, 己 达 达 人。 只 要 你 肯 修, 肯 行, 肯 办,
走 在 人 生 这 条 路 上, 若 有 遇 到 挫 折 磨 难, 老 中 的 恩 典,
祖 师 鸿 慈 及 师 尊 师 母 的 佛 光, 各 位 前 人 的 德 光 普 照, 永
远 引 领 着 我 们, 不 论 富 贵 贫 贱, 我 们 亦 能 成 为 上 天 的 使
者。 但 愿 同 修 及 后 学 在 修 办 路 上, 亦 是 无 怨 无 悔, 无 私
无 我 的 奉 献 此 生。

道安
后学郭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