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á en la página 1de 6

(一) 綠蔭分佈

由衛星雲圖可觀察出,巴克禮公園種植較多樹木(紅線所圈部分),提供較多
綠蔭供生物避陽,並可調整都市微氣候,降低熱島效應,在五月豔陽下實
地參訪兩公園,可感受到舒適度的差異。

衛星雲圖(巴克禮公園) 衛星雲圖(林默娘公園)

(二) 生態環境
巴克禮公園的特色之一是具有許多種類的水域生態環境,有流動的渠道,
也有靜止的埤塘。水域環境大面積的貫穿公園,岸邊與草地銜接,且種植
多量樹木,提供生物多變的生態棲息地。下圖為人工渠道及夢湖。

人工渠道(巴克禮公園) 夢湖(巴克禮公園)

林默娘公園較缺乏水域生態環境,僅有一個似乎仍在整治的水道設施(水中
沒有魚類、水草等生物),且其設計較無法與環境融合。
人工水道(林默娘公園) 人工水道(林默娘公園)

巴克禮公園內設置了數個生態復育區,包含櫻花樹甚至螢火蟲的復育。生態復
育區中架高的木棧道設計,可使降水更容易滲入土壤,並減少人為活動對生態
區的影響。

櫻花復育區(巴克禮公園) 生態復育區(巴克禮公園)

(三) 人為活動設施
兩公園都設有人行步道,皆由石塊拼接而成,都有良好的滲水效率,其中
林默娘公園有數條拼接較疏鬆的石塊步道,更能維持草皮的原貌,雨水滲
透的效果更好。巴克禮公園的人行步道兩旁,幾乎都有種植多棵樹木,可
大幅降低體感溫度;林默娘公園的人行步道則大多僅有低矮的灌木,且經
人工修剪,較不符合植物自然生長狀態的樣貌。
人行步道(巴克禮公園) 人行步道(巴克禮公園)

人行步道(林默娘公園) 人行步道(林默娘公園)

人行步道(林默娘公園) 人行步道(林默娘公園)

巴克禮公園設有橫跨小河的拱橋,供人行走也提供生物往返兩岸;林默娘
公園則設有小山坡及雕像,還有通往山坡上的石階梯。
拱橋(巴克禮公園) 山坡上雕像及樓梯(林默娘公園)

兩公園都有定點設置垃圾桶,有時食物廢棄物會引來公園內生物覓食,因
此巴克禮公園設計了簡單的木製圍牆隔離,減少生物進入的可能性。

垃圾桶(巴克禮公園) 垃圾桶(林默娘公園)

(四) 討論
巴克禮公園提供豐富的物種棲地種類,以樹林來說,林默娘公園僅在人行
道兩旁種植遮蔭樹,沒有成群密集可供生物鄰近遷徙的棲息樹林,且樹種
單一,時常一整排只有一種,沒有多樣化的樹種可對應不同生物的需求,
而巴克禮公園可頻繁見到間隔約一公尺密集種植的樹林,且通常能觀察到
三種以上樹種交錯種植,提供生物豐富環境。
而水域系統中,巴克禮公園有流動的河流及兩座靜止的埤塘,河流在整座
公園中可扮演能量傳遞的角色,在整座面積約 3 公頃的公園中,河流大面積
貫穿,在各棲息地生長的生物都有就近的水源,除了供魚類、烏龜棲息外,
植物、動物排泄物等有機養分皆可透過水流傳遞,在下雨天時也可提供良
好的排洪系統,而埤塘也展現多元的生態樣貌,有落羽松包圍的夢湖、浮
萍密布的生態池。而林默娘公園唯一的水域環境是一個仍在整治的水道,
其最大的缺陷在於水邊被水泥牆封閉而無法與生態環境互動,周圍僅有草
地,沒有樹木包圍,缺乏生物棲息地也沒有有機養分來源,甚至被人工設
置隔離,根據現場觀察水中僅有孑孓等小型生物,此水域系統較適合被定
義為造景,要達到增加物種豐富度的效果還有待改善。
公園內低矮植被的分布中,林默娘公園內種類單一,境內大多是單純的人
工草皮,灌叢也僅僅數種,有明顯的人為規劃痕跡;比較巴克禮公園則是
規劃多元的野生植物自然生長,沒有過度人工的修剪形狀,草皮也是由各
式各樣的雜草組成,因此能提供共豐富多元的昆蟲種類生存,也提供次級
以上消費者更多元的食物來源。
值得一提的是,在全球暖化的影響之下,公園植被對微氣候的調節日漸重
要,巴克禮公園內的密集樹林區可有效產生效果,但是林默娘公園中的裸
露草皮、及石磚平台,還有巴克禮公園中大範圍種植低矮櫻花樹的櫻花復
育區,都因樹木過少而氣溫較高,分配更廣面積種植的樹木,產生更多綠
蔭,可穩定都市氣候、降低溫度,提供人類等生物更舒適的生活環境。櫻
花復育或許有其重要性,但規劃上若分散一些,不要如此單一大面積的種
植,壓縮物種豐富度,或許是更符合自然的作法。

(蔡鴻洲寫的)
兩公園之間無論是植物還是動物,在種數、被觀察數、diversity index 皆是
巴克禮公園較高,因此在統計上來看,可以得到巴克禮公園是較豐富且多
量的的結果,以下將分別用植物和物種作為討論方向
植物:在巴克禮公園進行探查時,可以很明顯地感受到周遭的綠意盎然,
步道周圍有多種園方栽種的植物,像是芒果、落雨松、榕樹、台灣欒樹等,
可看出園方在植栽的物種選擇上並未單單只有侷限幾個主要物種,此外,
在巴克禮公園的螢火蟲復育區,也沒有採用像一般公園常見的整治方式─
除雜樹雜草,在復育區周圍,四處可見到多種野生植物,如血桐、構樹等,
這些作為都促成巴克禮公園內的多樣性植栽情況。相反的,在林默娘公園
探查時,可發現園區內多是草地,植栽種植密度遠遠低於巴克禮公園,造
成林默娘公園的植物種、數量和多樣性皆較低;在植栽選擇方面,林默娘
公園多固定種植幾種植物如酸豆、榕樹等,且在維護上為了美觀有除雜樹
雜草的情況,使除去原本園方種植的植物外,幾乎沒有其他植物。
物種:在物種的調查,也可發現巴克禮的確有較高的數目及多樣性,而這
結果和前述的植物群集有著息息相關,舉兩邊唯有巴克禮公園擁有的赤腹
松鼠為例,由於在巴克禮公園有著高密度且多元的植栽,不但形成良好棲
地,也提供多元多量的食物選擇,但在林默娘公園,因植栽密度低、種類
少,自然就不會成為他們理想的棲地,也就沒有赤腹松鼠,因此,維持多
株且多種的植栽類型,是提供更多生物適合的棲地的重點,此外,在巴克
禮公園因為生態區保持著自然的環境,沒有除雜草的影響,也成生物喜愛
的生存環境,形成更多樣性的植栽和棲地,進而增加該區域的生物量;最
後,在觀察期間,都能發現在蝴蝶的類群都是以粉蝶為大宗,除了本身的
族群龐大外,園區內的植栽也是影響此現象的重點之一,由於兩公園都有
種植適合他們的食草(如阿勃勒),因此都吸引不少的粉蝶前來繁衍,並在園
區內生存,因此在植栽選擇上,過於單一並不是良好的規劃,因會使某些
特定物種數量上增加並失去控制,而這點在兩公園都有類似的情況,也是
我們認為未來規劃上都要考量的生物層面問題。

Calific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