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á en la página 1de 5

离开咖啡厅后,江寻一路沿着江边慢慢地往前走,而鱼归晚则远远地跟在他后面。

  他好几次都从眼角余光看到了那个小小只的身影,但每次发现他在看她,她就立刻条件反射似的转过头去。
但一发现江寻走远,她又马上小跑着跟了上来。

  这鬼鬼祟祟的动作看得江寻有些好笑,他也不管鱼归晚,自己走自己的。

  鱼归晚紧紧地捏着纸条,看向江寻背影的眼神相当复杂。

  既有强烈的惊恐,也有震惊,还有一丝希冀!

  这张纸条给了她相当大的震动!

  尤其是纸条里的那一句话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字,但是却令她惊骇无比,当时就差点惊叫出来,之后更是直
接跟着江寻走了!

  前面那个人,居然知道她内心最大的秘密!

  但是不顾一切地跟着江寻出来后,她又害怕起来,她根本不认识江寻,也不知道江寻到底有什么目的

  而且江寻一路越走越偏,到后来已经走进了一条偏僻的小街道,路上的行人少了很多。

  鱼归晚内心极度不安,硬着头皮低下头跟在江寻后面,心乱如麻。

  姐姐教过她很多次,先下手为强,对这种来历不明的人绝对不能客气,先搞清楚他的身份和目的

  突然间她“啊”了一声,感觉自己撞上了什么东西,抬头一看,才害怕地发现江寻不知道什么停了下来,而
她却不知不觉地撞到了江寻身上。

  鱼归晚又紧张起来,立刻告诉自己,不用怕,这里是大街上,自己不用怕

  然而就在这时,江寻开口了。

  他弯下腰,饶有兴致地看着鱼归晚,开口道:“你一定很想吃人,而且很快就会付诸行动了。”

  鱼归晚的脸色本来就很差,这一下更是血色一下子褪得干干净净。

  江寻说的这句话,正是纸条上的内容!

  而从江寻看她的表情和眼神,他绝对知道她的秘密!

  鱼归晚下意识还想摇头,江寻却突然将一根手指伸到了她面前。

  手指上有一道细细的红色伤口,已经愈合了,但仍旧散发着极淡的血腥味

  “想不想舔一口?”

  江寻的声音简直就像是恶魔的低语,嘭的一声,鱼归晚的手机就已经摔落在地。

  但是她根本没空去管手机,那双灵动的大眼睛此时正直勾勾地盯着江寻的手指,江寻的手往左移动,她的视
线也跟着移动过去。

  同时她忍不住伸出了半截小舌头,那舌尖粉粉的,带着一丝晶莹,似乎是被某种本能所驱使,不由自主地裹
向了江寻的手指
  “清醒一点。”

  在她即将舔到的时候,江寻却收回了手。

  鱼归晚仍旧恋恋不舍地看着江寻的手指,又呆了几秒钟后,才猛地回过神来,脸色刷一下变得惨白无比。

  “我”

  她真的是个会吃人的怪物!

  虽然现在还没有,但这是早晚的事情!

  这是她最大的秘密,她没有跟任何亲朋好友提起过,如果被别人知道,表面上乖巧善良的她,实际上却是个
恶魔,那她就完了!

  从几个月前开始,她的精神状态就断断续续地出现了问题。

  她一开始发现这件事,是在她按平时习惯去喂流浪猫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脑子里,不知为何冒出了自己用手
拧掉了小猫头的画面,而且在想象这些画面的时候,她无意中看到了不远处一面玻璃中投影出的一张面孔。

  那冰冷的眼神,邪恶的笑容,让她当时就吓得尖叫了一声,然后才更加惊悚地意识到,那邪气森森的面孔,
居然是她自己的脸!

  她是非常喜欢小动物的,尤其喜欢猫,怎么可能会产生这样的念头!而且脑海中的那幅画面无比真实,无比
细节,简直挥之不去!

  当时鱼归晚就抱住自己的脑袋,疯狂摇头,想把这画面甩出去,可是却怎么都不行。而后来她更是恐惧地发
现,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之后她只要看到人,或者说任何活物,她就会不由自主地产生类似的念头。过红绿灯看到对面乌泱泱的人群,
她的脑子里就会出现这些人被大卡车碾过后尸横遍野,残肢乱飞的场面,走在路上看到身边经过的人,她也会想
象楼上突然掉下一把菜刀,直接将这个人脑子切开的场景,而且这些想象,同样发生在她亲近的人身上!

  她一边和朋友聊天,一边就会忍不住想象对方如何惨死!

  这些可怕的想法深深地折磨着鱼归晚,她本来就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这下子更是走路都低着头,不敢看人
了。她偷偷去医院检查过身体,没有问题,她也看过心理医生,可医生只是告诉她别因为身高产生心理压力。

  这绝对不是心理压力啊!

  鱼归晚也在网上搜索了类似的情况,结果被她搜到一部讲述连环杀人狂的纪录片,她越看越觉得自己比起这
些连环杀人狂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真的是吓坏她了!

  让鱼归晚没想到的是,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

  如果只是想法可怕,她还可以控制,虽然每次都会将自己吓到但是很快鱼归晚就发现,自己已经开始试图将
这些想象变成现实了!

  她开始对血腥味极其敏感,而且一闻到鲜血,就会浑身燥热,仿佛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思维也会一下
子变得狂躁无比,有一次她甚至发现自己拿着菜刀,静静地站在姐姐的床头,脑子里思考的,居然是姐姐的身体
哪一部分会比较好吃!

  简直毛骨悚然!

  随着时间推移,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
  最近这段时间她几乎不再跟朋友聚会了,一回家就会把自己锁起来,这一次是这些朋友非拖着她来的,说好
久没一起逛街了,一定要她来。

  结果那张沾血的纸条一到她手里,她就差点忍不住想要杀掉周围所有人!

  那时候她全身颤抖,就是在克制这种可怕的想法。

  在这个时候,她看到了江寻在纸条上的留言,对她的冲击可想而知。

  突然,鱼归晚想到了江寻当时说的话。

  其实江寻那会儿的话她并没有认真去听,可现在却清晰地出现在了脑海里。

  她看江寻的眼神顿时就不同了:“你能帮我真的吗?”

  江寻点了点头:“是的,我可以帮你。”

  鱼归晚睁大眼睛看着江寻,似乎还不敢相信。

  可是江寻的眼神无比镇定,让她立刻就意识到,这个人没有骗她。

  但姐姐说过人都有自己的目的,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帮助,这个人不知道通过
什么方法知道了自己的秘密,还要帮自己他是要钱吗?

  应该是要钱,她之前还看到江寻问那个大姐姐要了五千块钱。不知道她攒的零花钱够不够,也许得向姐姐要,
但是为了摆脱这一切,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这时江寻又说道:“我现在就可以帮你。”

  鱼归晚再次瞪大了眼睛。

  现在?

  “真的吗?你你要多少”鱼归晚有些手足无措,连忙去翻自己的书包。

  江寻顿时露出了一丝好笑的神情。

  毕竟还是小女孩,如果真的是做生意,她这样绝对亏得底朝天,所有的情绪都直接写在脸上了,完全不像她
姐姐。

  如果是她姐姐,这件事就会难搞很多,或者说任何人想要搞定她姐姐,难度都会非常大,因为那是个非常麻
烦的女人。

  “不用钱。”江寻打断了鱼归晚。

  “啊?”鱼归晚疑惑地看着江寻。

  “我说,我帮你不是为了钱。”江寻说着,眼神忽然变了。

  鱼归晚看着江寻那双仿佛漩涡般的眼睛忽然闪烁出了一种异样的光彩,好像真的在缓缓转动似的,变成了两
个真正的深邃漩涡,而且越转越快,不知不觉,鱼归晚感觉自己的心神被完全吸引了进去,思维变得恍恍惚惚

  随着鱼归晚的眼神变得呆滞,江寻脸上的笑容却消失了。

  就在这时,鱼归晚突然抬起头来,眼神变得十分地诡异冰冷,嘴角微微勾起,虽然带着笑容,但却完全让人
感觉不到她在笑,反而觉得十分危险,哪怕是在大白天,也能让人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这样的表情出现在她这
张极为精致漂亮的娃娃脸上,更添了三分邪气。

  “你是谁?”鱼归晚歪着头,开口问道。

  “你又是谁?”

  “我?你不是知道我的名字吗,我是鱼归晚。”

  江寻笑了笑,语气突然就冷了下去:“是吗?不过我的名字,你没资格知道。”

  “为什么呀?你不是说要帮我吗?”鱼归晚的语气十分天真。

  “我是要帮她,但不是帮你。你占据她的身体有一段时间了,已经够久了,现在该去死了。”江寻说道。

  鱼归晚脸上再次露出了邪气的笑容,一双大眼睛惊奇地看着江寻,笑嘻嘻地说道:“哇,你知道的事情还真
不少呢,不过占据什么的,太难听了,我就在她体内,我就是她,她就是我呀,你应该一视同仁才对。”

  “所以你想杀我的话,只能连她一起杀掉了,怎么样,你要动手吗?我绝对不会反抗哦,不过男孩子对女孩
子动手,真是太没有绅士风度了。”

  “在我眼里,你们这些东西不分男女。”江寻冷笑了一声,突然一把将鱼归晚的肩膀抓住,按在了她身后的
树干上。

  鱼归晚仍旧一脸笑嘻嘻的表情,完全不害怕,只是好奇地看着江寻,似乎很想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毕竟这个
世界上不会有人知道自己的存在

  问的话应该不会说的,不过不要紧,她可以将江寻抓起来,一点点地把他的肉割掉,这样总会乖乖告诉自己
的。

  一想到这里,她就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愉悦的神情,似乎已经能品尝到血肉的香气

  然而就在这时,她瞳孔突然一缩,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

  江寻一手按着她的肩膀,嘴角依然带着冷笑,另一只手却从自己的身后不,不是身后,是后脑

  他从自己的脑子里,抽出了一把无柄的黑色匕首!

  这黑色匕首看不出一点光泽,就像是由纯粹的黑暗组成的,她看着这把匕首,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立刻就
要挣扎起来。

  “怎么,不装了?害怕了?是不是觉得我一个普通人杀不了你?你虽然是成长性非常强的鬼,未来可以到达
修罗级别,甚至更高,但是现在,你还没有完全觉醒,正处于最虚弱的状态,我还真就可以杀了你。”江寻露出
了一丝冷漠的笑容。

  “不!”

  然而就在这时,江寻却已经手起刀落,匕首毫不犹豫地扎入了鱼归晚的心口。

  钻心的疼痛顿时传来,她的眼睛越睁越大,脸上露出无比痛苦凄惨的表情,小嘴微微张开,难以置信地看着
江寻:“你居然有这种能力可以杀我我们一定会找到你的!一定要杀了你!”

  而江寻则面不改色,冷静地看着她,低声说道:“你可以去死了。”

  “啊啊”鱼归晚张着嘴似乎想要发出惨叫,但却发不出太大的声音,她怨毒地看了江寻一眼,忽然浑身一僵,
在鱼归晚身后投下的影子中,突然钻出了半截女性的身影,这身影张着嘴尖叫了一声,然后就抽搐着一下子爆开
了。
  与此同时,鱼归晚整个人也软了下去,似乎失去了意识。

  江寻一把将鱼归晚接住了,而在她心口处扎着的匕首,却已经化为了点点黑光,骤然消散。

  “修罗恶鬼已被精神之刃击杀。”

  “修罗恶鬼的灵魂将化为鱼归晚的养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