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á en la página 1de 3

Antegren: 希望之光

案例概要:
Antegren 是 Biogen Idec 与 Elan corporation 合作开发的一种用于治疗多发性硬化症( MS)的药
物。2004 年 2 月初,Biogen Idec 的首席执行官告姆·马伦( Jim Mullen)与公司面临着巨大希望
和严峻挑战。该公司宣布其打算向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 FDA)提前提交 Antegren 的审批申
请。患者和投资者对这则消息都感到很兴奋,但马伦知道他还需要作出许多重要决策,如果按
照计划获得优先审核权且获得批准, Antegren 在 2004 年 11 月即可上市,比最初预计的时间会
提前一年多。公司则需要在空前短的时间内将该药物推向市场。

提前提交申请的好处其一是不仅可以使那些参与临床试验的患者得到治疗,还可以使更多的
多发性硬化症患者得到治疗。其二 Biogen Idec 和 Elan 可以在已经付出的大笔投资中获得回
报。此消息一经宣布,分析师估计,利润率大约在 16%到 25%。

不过提前申请给 Biogen Idec 带来了巨大的挑战。该公司提升生产能力的速度必须快于预期,


因为药物上市时间提前且疗效好,很有可能会有比预期更多的人用它进行治疗。该公司还必
须与保险公司和受管医疗服务提供商合作,说服他们相信该药物的好处并确保他们为该药物
报销费用。提前获得 FDA 审批意味着将整个井然有序的过程缩短,不过 FDA 不批准 Antegren
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如果未获批准 , 可能会对 Antegren 的声誉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害 , 即使
Antegren 后面成功了也于事无补。马伦下定决心定会让患者和投资者如愿以偿,他明白自己
的任务艰巨且必须在空前短的时间内执行这些计划,他现在的任务就是带领公司这么做。

Biogen Idec 的历史:

Biogen 成立于 1978 年,那时生物科技行业刚刚兴起。该公司的业务牢牢建立在卓越的实验


室科学传统的基础上,是率先使用基因技术开发重组蛋白的公司之一。 但是,优秀的科学技
术并不会自动带来优秀的业务。该公司对以商业方式开发具有吸引力的产品没有给予关注
或跟踪。为了从最初的研究重点中获得经济利益,该公司将公司对其享有极富价值的专利权
的发明和技术对外授权,这其中包括一种 β 干扰素。几年来,该公司的主要收入一直都来自
于制药业巨头支付的专利权使用费。

Biogen 投资开展了数十个研究项目,但对于具有清晰的商业市场前景的产品却没有给予足够
的重视。致使其最终在 1986 年面临财务崩溃。为了将一家研究组织转变成一家集开发、生
产和营销于一身的纵向一体化组织, 1985 年,董事会聘用了吉姆·文森特(Jim Vincent)来担任首
席执行官。文森特变卖了 Biogen 在欧洲的业务,改进了管理团队,进行了裁员,并重新协商了
干扰素产品的重要专利权使用费。他重新确立了四个重要的研究领域:炎症、血栓、病毒学
和某些癌症。一段时间后 , 文森特将公司的产品开发工作重点放在了两种候选药物上 :
Hirulog( 抗血凝药 ) 和 Avonex( 当时用于治疗肝炎 ) 。Biogen 从 1989 年开始盈利。到 1993 年,
Biogen 已经成为为数不多的有了盈利记录且运营现金流为正数的生物科技公司之一。

1994 年,文森特聘用了詹姆斯· 托宾( James Tobin) 担任首席运营官。当时, Biogen 的竞争对手


Chiron Corporation 推出了一种类似的用于治疗多发性硬化症的 β 干扰素。但 Biogen 的科研
人员认识到,他们的 β 干扰素变种的效果将胜过 Chiron 的产品。管理层暂停了 Avonex 治疗
肝炎方面的试验,提前进行 Avonex 治疗多发性硬化症方面的试验,并取消了 Hirulog 项目,以便
使 Avonex 尽快上市。这一次的赌注大获全胜,带来的收入源源不断且迅速上升。同时托宾
成功地将药物的配制、包装、仓储和分销工作外包出去, 并将关键的大批量生产工作保留下
来。这确保了 Avonex 的大规模供应和快速分销。随后 1998 年 12 月,吉姆·托宾因个人原因
突然辞职。文森特再次担任首席执行官,并将国际运营部的负责人吉姆·马伦提升为总裁。他
专注于运营和推动事情的实施,因而取得了成功。2000 年 5 月,马伦成为首席执行官,文森特
仍然担任董事会主席。

不断探索多元化
尽管 Biogen 在财务方面取得了成功 , 但仍处于岌岌可危的境地。该公司依然主要依靠
Avonex 存活。2000 财年,Avonex 带来的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 82%。该公司的其他收入主要
来自于早期对外授权的产品的专利权使用费。2001 年 1 月,首席执行官吉姆·马伦向金融界
宣布:“Biogen 接下来面临的一个巨大挑战是从一家单一产品公司转变为一家生产多种产品
的公司。”但是,该公司认为,自己与专门从事多发性硬化症治疗工作的医生的营销关系是其
重要的竞争优势之一,因此他们设法扩大对此市场的覆盖范围。截至 2002 年初,在 Biogen 正
在进行临床试验的 14 种产品中有 9 种是与 Avonex 有关的延伸产品。

Biogen Idec 的合并


2003 年 6 月,Biogen 宣布其即将与 Idec Corporation 合并,后者是一家领先的生物科技公司。
这被视为是一次对等合并,目的是创建一家规模足以与较大的竞争对手抗衡的公司。这使合
并后的新公司 Biogen Idec 成为世界第三大生物科技公司。这项交易将 Biogen 的免疫类药物
特许权与 Idec 在肿瘤学方面的优势地位结合在了一起。尽管两家公司都已拥有重磅药物但
近几年来一直都在努力研发新药物,并且认为他们的合并是与领先的生物科技公司相抗衡的
最佳战略。合并扩大了研发设施的规模,成本节约也是一个主要驱动因素。它们合并后的规
模还使 Biogen Idec 对那些正在寻找可帮助其药物上市的合作伙伴的小型公司更具吸引力。
合并使 Biogen Idec 成为一些小型生物科技公司的首选合作伙伴,这些小公司希望寻找具有相
当规模和影响力的大型公司来帮助他们获得 FDA 的审批,然后再帮助他们生产药物并将药物
推向市场。

Avonex 和 Rebif
自 1996 年问世以来,Avonex 一直都是复发缓解型多发性硬化症( RRMS)患者的首选治疗药物。
根据《罕见病药物法》( Orphan Drug Act),Avonex 获得了在 2003 年 5 月前独占 RRMS 市场的
权利。这种独占权使同类药物很难与之竞争,除非能够证明自己具有更加显著的疗效。
1999 年 , Serono Pharmaceuticals( 一家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的生物科技公司 ) 向 FDA 提交了
Rebif 的审批申请。Avonex 中的有效成分是 β-1a 干扰素,而 Rebif 也是一种用于防止复发缓解
型患者病情恶化的 β-1a 干扰素药物。Rebif 已经在欧洲和拉丁美洲获得批准并得到了广泛使
用。然而,FDA 驳回了该申请,理由是 Avonex 仍受到《罕见病药物法》的保护。
但是 Serono 仍不断向 FDA 提出申请, 2002 年初,Serono 提供的数据显示,在为期 24 周的疗程
中,使用 Rebif 的患者的疾病复发情况和脑损伤情况明显较少。但 Biogen 认为,没有证据能够
证明 Rebif 的短期优越性可以保证成为长期优势 , 而且他们坚持认为在长期治疗中使用
Avonex 更方便且副作用更少。2002 年 3 月,即距罕见药物保护期结束还有 15 个月时,FDA 批
准了 Rebif 可用于治疗复发缓解型多发硬化症。Serono 在几天之内就开展了该产品的营销
活动进入了李瑞丰厚的美国市场。Biogen 不断的同 Serono 竞争,销售团队和营销力度的加大
却使第二季度的利润比上一年同期下降了 40%。

Antegren 的开发
考虑到公司在开发和营销药物方面与多发性硬化症患者群体合作的经验和专长, Biogen 将精
力集中到了开发用于治疗此疾病的其他药物上。2000 年,爱尔兰的 Elan Corporation 希望与
Biogen 合作开发新型多发性硬化症治疗药物 Antegren。
Antegren 有望成为近十年来第一种在化学成分上有所不同的多发性硬化症治疗药物,虽然该
药物主要用于治疗多发性硬化症,但也有可能治疗其他炎症性疾病。
着手开展 Antegren 的研究对 Biogen 来说具有一定的风险。该药物尚未获得 FDA 的批准,而
如果获得批准,将很有可能分流 Avonex 的销售市场。但吉姆·马伦不在意这种威胁,他认为可
以将 Antegren 用于其他患者群体,或将它与 Avonex 结合起来使用。根据协议条款,Biogen 和
Elan 将各自承担一半开发成本并平分利润。
Antegren 身负厚望,Biogen 预测,仅多发性硬化症这一个市场可产生的年销售收入就可达到至
少 10 亿美元。Antegren 很快进入了 III 期临床试验阶段,该药物的临床试验的结果一直令人
看好,而且副作用很小。

提前申请
尽管预期两年的临床试验刚进行了一年,但试验所取得的结果令数据分析小组和公司高管
都十分振奋。Antegren 在第一年的治疗中使复发率比其他药物降低了大于一倍。
与 FDA 讨论过这些中期结果后 , Biogen Idec 决定提交该药物的审批申请。该公司还计划向
FDA 提出优先审核请求,将常规的十个月申请审核时间缩短为六个月。提前向 FDA 提交申请
的情况很少见。但 FDA 对疗效明显优于常规疗法的药物,尤其是能够填补医疗空白的药物会
给予特批。Antegren 显然同时具备这两个条件。
与 FDA 就 Antegren 进行的讨论一直以来都是积极的,但这并不能获得任何保证,尤其是因为
FDA 本身正处在一个不稳定的时期。
研究挑战:
加速审批过程带来了一系列未曾预料到的挑战。Biogen ldec 想要保护临床试验的完整性,因
为这些实验数据是说服医生开具 Antegren 以及说服保险公司为该治疗方法承保所不可或缺
的证明。尽管可能会在为期两年的 II 期临床试验完全结束前提交审批申请,但 Biogen Idec 还
是希望尽可能地延长临床试验的时间,以便收集尽可能多的公正有效的数据。
运营挑战:
提前获得审批必然会对确保发布药物所需的所有生产、分销和报销工作的实施起到很大的
推动作用。一项主要挑战就是能够生产足够多的药物来满足预期的需求。生产 Antegren 不
是一个简单的过程。Biogen Idec 打算除了现有的工厂还要在两家新工厂生产 Antegren。位
于加利福尼亚州的欧申赛德( Oceanside)和位于丹麦的希勒罗德( Hilerod)。欧申赛德工厂即将
完工,但尚未完成 FDA 审批的认证流程。而希勒罗德工厂当时仍处于建设初期。

为了满足预期需求并且争取提前完成任务,马伦考虑了四个方案,但都不理想:
1)将 Antegren 的生产任务承包给第三方
这是最快捷的方案,但是 Biogen Idec 已经花费了数年的时间求锤炼其专业生产技术,因此他
们不愿向一家可能会与其竞争对手公司一起利用这种生产技术的公司分享该技术。
2)扩大研究园工厂的生产能力
另一个方案是修改工厂的生产流程,设法从根本上扩大现有运营的产量。这将意味着对已经
获得 FDA 批准且已证实切实有效的流程进行干预。FDA 在针对公司的准则中早已指出: “生
产流程、设备或工厂方面的更改可能导致生物制品本身发生更改,有时需要开展额外的临床
研究来证明产品的安全性、特性、纯度和效力。”
3)加速欧申赛德工厂的 FDA 审批并完成希勒罗德的建设工作
加快这两家工厂最后阶段的建设有可能做到,但是对于高级管理层来说,这样做会耗费大量的
金钱和时间。欧申赛德工厂预计于 6 月份投入运营,如果要将此时间提前到 3 月份,则会多耗
费 4500 万美元。
4)按计划继续进行
默认方案是按计划继续进行,等待欧申赛德工厂和希勒罗德工厂正常完工。这可以确保有限
但持续且有质量保证的 Antegren 供应,而且还可以确保 Biogen Idec 能够保留其专有生产技
术不外泄。但是,这将意味着可能会有成千上万名患者必须等待长达一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才
可以得到治疗。
虽然在监管、研究和生产方面进行的充分考虑使发布准备工作不至于那么复杂,但是马伦仍
然必须解决其他一些运营问题才能确保顺利推出 Antegren。
首先,从财务角度来看, Antegren 在长期内肯定会对 Biogen Idec 做出巨大贡献,但考虑到与医
疗培训、产品发布和建立患者报销机制有关的支出, 至少在第一年会出现负现金流。其次,
Antegren 代表着给药方面的一次转变。Antegren 采取的是静脉注射方式, Biogen Idec 因此还
需要确保大约有 1000 家独立运营的注射中心(往往隶属于多发性硬化症专业医师或医院)能
够正常运作且能够提供该疗法。要让报销方同意每年为每位患者负担 22,000 多美元的
Antegren 报销费用,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Biogen Idec 此时并不愿意披露任何 II 期临床试验的数据,原因有两个。首先,该公司希望保持
临床试验的完整性,与 FDA 以外的人共享可用数据会增大数据泄露风险,这会使临床试验的
收获大打折扣。其次,保险公司通常需要两年的临床试验数据。为了增加该药物通过报销审
批的可能性,Biogen Idec 希望尽可能多地收集公正的数据,然后再将这些数据公之于众。

兑现承诺
当 Biogen Idec 宣布其打算提交 Antegren 的审批申请后,其股票价格从 44.26 美元迅速攀升至
53.23 美元,上涨了 9 美元。经历了数年的开发工作,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着实令人欣慰,但马
伦却意识到,如果公司想不辜负患者的希望和投资者的期望, 他仍然要为将来的工作制定一项
一项的计划,眼前的任务依然十分艰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