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á en la página 1de 5

第一章

  羅蒙從旁邊的汽車旅館走出來,手上套著一件來不及穿上的 T 恤,暴露在空氣中的腰部曲線意外誘人。他伸
手拉開街角電話亭的門,走進去關上,一邊撥著電話,一邊繼續套上穿了一半的衣服。

  透過紅色電話亭的玻璃可以清楚地看見羅蒙蜜色的肌膚,他抬起左手伸進袖口,緊實的肩背肌肉微微隆起,
勾勒出近似米開朗基羅畫中人物的完美比例。

  站在不遠處的德雷,看到的便是這番光景。

  剛才門被虛掩上的時候德雷就醒了,他坐起來緩了緩神,順手拿起床頭櫃上的鑰匙就跟著那人出了門。

  德雷猜自己光是看著羅蒙半裸的背影也能硬起來。

  他眼神掃過那人腰間露出半截的內褲邊緣,想像著把它剝下來之後的樣子,突然覺得下身的牛仔褲繃緊了些。

  德雷苦惱於自己不知何時變得如此之差的自制力,昨天晚上做了三次還是沒有滿足,果然那個人是羅蒙的話,
他就永遠都要不夠。
  眼前這間電話亭的夜間照明燈忽明忽暗的,似乎就快要壽終正寢了。

  德雷將鑰匙塞進褲子口袋,抬手就拉開了電話亭門。

  “不好意思這裡有人……”羅蒙看到來者的樣子就閉上了嘴,轉頭繼續等著電話接通。

  德雷從後面貼近他,雙手撐在電話機兩側,逼得羅蒙也只能前傾壓在了電話機上。

  “你幹什麽,沒看到我在……喂?是我,羅蒙。”

  撩開 T 恤下擺,德雷兩隻手都伸了進去,摸索著手感頗佳的肌膚上下滑動,下巴也靠在羅蒙的後頸處,刺刺
的鬍渣戳在上面,讓羅蒙感覺到一陣細微的酥麻。

  “媽,我很好,嗯,在佛羅里達……”

  羅蒙一邊說著順便就拍掉了正想解開他牛仔褲的手,但那只手的主人還是堅持不懈地解著褲子紐扣。羅蒙想
抓住那只搗亂的手,自己的手腕卻被先一步握住扭到了背後。

  另一隻手拿著電話,羅蒙整個上半身都被壓在電話機上,後面又緊貼著一具強壯的肉體,完全沒有辦法大幅
度掙扎。這下德雷總算能順利地探進羅蒙的褲子,逮到他安靜垂著的陰莖,立刻揉搓撫慰起來。

  貼在羅蒙後頸的腦袋也不安分地動著,德雷鼻子裡充斥著羅蒙身上的味道,他伸出舌頭不停舔弄羅蒙脖頸的
肌膚,然後又張口含住,輕輕地啃咬著吸吮出一個個深紅的印跡,就像要在羅蒙身上落下自己的標記一般。

  羅蒙身上的敏感帶早就被男人摸得一清二楚,德雷只不過挑逗了一會,羅蒙已經有點氣息不順。

  德雷將一隻腳卡進羅蒙的雙腿間,試探性地蹭了幾下,就開始把羅蒙的褲子一點點往下拉。

  羅蒙下意識掙扎著,卻始終脫不出身,只能轉頭對著德雷用口型說道「這裡不行,會被人看到的。」

  “沒事,現在已經快半夜了,路上沒什麽人……”德雷貼著羅蒙的耳朵說到一半,電話亭裡的照明燈終於啪
地一聲暗了。

  德雷輕笑起來,“你看,連上帝都同意我們在這做了。”

第二章

  他笑著含住羅蒙的耳垂咬了咬,手上毫不猶豫地將羅蒙的褲子完全拉到臀部以下,羅蒙硬起來的陰莖立刻彈
了出來,德雷握住它,順勢將往前躲的身體朝著自己這裡拉了拉,用挺翹的臀部貼住自己已經鼓鼓囊囊的牛仔褲
前端,壓在臀縫裡磨蹭著。

  被牛仔布料擦著裸露的敏感部位,讓羅蒙感覺從身體內部透出一股熱切,他無意識地扭了下胯部,說不清是
想逃離還是想迎合。德雷心裡卻清楚羅蒙這種反應的意思,他惡質地將舌頭伸進羅蒙的耳朵裡,打著圈往裡鑽,
帶出一串淫靡的水聲。

  “呃!”羅蒙難耐地想要呻吟,他用力咬住自己的下唇,卻還是洩露出一點聲音。

  “羅蒙?怎麽了?”

  面對電話那頭關切的詢問,羅蒙用肩撞開了一些德雷的鉗制,深呼吸了一下,裝作若無其事地回答,“沒什
麽,剛剛電話亭的燈突然暗了,我一不小心踢到了腳。”

  電話那頭的中年婦人鬆了口氣,又開始詢問起羅蒙的堂弟。

  “德雷?他……也很好……應該說……是非常好……嗯、我會照顧他的……你和姑媽不用擔心。”

  德雷鬆開抓住羅蒙的手,一邊解著自己的褲子一邊湊到羅蒙耳旁,“應該是我照顧你才對吧?”德雷掏出自
己完全勃起的性器,抵在羅蒙尾椎骨的凹陷處,輕輕擦著,“我會用這根‘好好’照顧你的,堂兄~”

  羅蒙趕緊用空出來的手捂住聽筒,側頭壓低聲音道,“別鬧,我還在跟……嗚!”

  德雷掰開羅蒙的臀瓣,挺著腰用自己怒張的陰莖滑過股縫,完全不靠手扶住,只是讓龜頭自己找到柔軟的小
洞,把頂端分泌出的體液畫著圈塗抹在因為緊張而不住收縮的洞口。

  羅蒙突然覺得不止是後面的穴口被弄濕了,德雷根本還沒插進來,那濕潤的感覺卻似乎已經滲透到最深處。

  不太妙,現在連他也不想喊停了。

  “我口袋裡……有安全套……可以……潤滑……”

  德雷露出一個得逞的笑容,伸手從羅蒙口袋裡掏出安全套,他知道這麽做會讓羅蒙忍不住,這個方法他用過
很多次,屢試不爽。

  “出來打電話還帶著安全套啊?是不是早就想在電話亭裡做了,寶貝?”

  身體因為隨時有可能被插入而顫抖著,生出一種不可抑制的興奮感,羅蒙知道用這種樣子反駁實在沒有說服
力,他索性抿嘴不語,但手裡的電話還沒掛斷,羅蒙只能又把聽筒放到耳邊,儘量壓抑著快感開口。

  “嗯……我有在聽……”

  羅蒙覺得自己簡直可以分裂成兩個人了。一個聽著電話裡,母親絮絮叨叨身邊發生的事,另一個,則只能注
意到身後傳來的,安全套包裝被撕開的聲音。

  “捂住嘴。”德雷撥開羅蒙的頭髮,吻了吻他耳後的肌膚,“我要進去了。”

  下身的陰莖因為德雷的這句話變得更硬了,羅蒙驚訝於自己身體的反應,原來在公共場所做愛真的會讓人更
加興奮。

  難怪會有那個說法──最誠實的永遠是身體。

第三章

  羅蒙剛抬手遮住自己的嘴,就感覺到後面的洞口被傘狀的頂端緩緩撐開,德雷握住自己的陰莖,稍作停頓便
向內頂了進去。

  因為後穴並未被擴張過,所以進入的過程有些艱難,索性後面的小洞早已習慣了德雷的尺寸,雖然有一點鈍
痛,但也不算太過明顯。

  德雷揉搓著羅蒙的臀瓣幫他放鬆,一手又繞道羅蒙胸前,尋到其中一點,食指慢慢地沿著乳暈打圈,卻故意
不碰早就挺立起來的乳頭。

  瘙癢的感覺一直從胸口向大腦衍伸,又順著脊椎湧到後面的洞口,羅蒙很想讓德雷摸一摸自己的乳頭,可是
他沒辦法開口,只能將頭向後仰,靠到德雷的肩膀上,這樣的姿勢方便他挺起胸,把飽受冷落的小突起送到德雷
手上。

  德雷低沉的調笑立刻傳到他耳朵裡,“這裡是寂寞了嗎?”

  說著便摸上了硬硬的肉粒,撚捏著撥弄了一會,忽然用手指按住,轉著圈往乳暈裡壓去。

  電流般的快感襲擊了羅蒙,他睜大了眼卻又不能發出聲音,含住德雷陰莖的後穴一緊一鬆地收縮著,同樣昭
示了主人的難耐。

  羅蒙扭頭將臉埋在德雷頸渦,把握著電話聽筒的那只手顫顫巍巍地拿遠了一些。

  於此同時,電話那頭的婦人因為長久沒有得到回應,開始大聲呼喊羅蒙的名字。

  而這邊的羅蒙,正被自己堂弟挑逗得不知該如何是好,德雷從他手中奪過聽筒,一把按住羅蒙的後背將他推
壓到了電話機上。

  “喂,姑媽,是我,德雷。”

  因為體位的變化,德雷的陰莖進得更深了,羅蒙緊張不已,空出來的一隻手下意識抓住了電話機邊緣。

  “羅蒙他昨晚一直在整理資料,沒怎麽休息,剛才聽著電話差點就睡過去,我來和姑媽聊會,讓他先回去睡
覺吧。”

  德雷面不改色地撒著謊,下身卻開始在“已經回旅館睡覺”的羅蒙身體裡進進出出。

  他的動作還不是很快,但緩慢的抽插反而更突顯出摩擦的快感,羅蒙抓在電話機上的手收得緊緊的,被自己
捂住的嘴已經開始洩露出很細碎的嗚咽。

  “不是,沒用手機不是為了防追蹤……我們倆的手機都沒電了而已,嗯,沒有接什麽危險的案子,來佛羅里
達只是搜集一些證據……”

  羅蒙的內裡變得濕潤起來,逐漸暢通的進入讓德雷忍不住加快了速度。羅蒙被頂得不斷向前聳動,時不時會
碰到電話機,他只能用兩隻手一起捂住嘴,然後用手肘支撐在了電話機上。

  快感持續不斷的湧來,無法呻吟的難耐讓羅蒙憋得眼睛都紅了,偏偏體內的肉棒又恰巧滑過最敏感的那一點,
“嗚……”。

  “德雷,你有沒有聽到什麽奇怪的聲音?”

  “奇怪的聲音?沒有啊,你聽錯了吧姑媽。”德雷不得不把抽送的頻率放緩了一點,他伸手扶了扶羅蒙的腰,
又把含住他陰莖的屁股抬高了些,以便能夠進入得更深。“我們大概再過一週才回來,嗯……還要去另一個州,
事務所那邊有人負責……沒什麽大問題……”

  德雷覺得自己也開始有點喘了,沒辦法,誰讓羅蒙的小洞這麽能吸。只要抽送一變得緩慢,那張“小嘴”就
開始不停地收縮蠕動,像是一種饑渴的挽留。

  在羅蒙面前,德雷的自制力本就不好,而這種情況下,就更不用說了。

第四章
  “德雷……”另一邊的婦人正疑惑著,剛想開口詢問,手裡的電話就啪地一聲斷了。

  “誒呀,時間到了。”德雷心裡鬆了一口氣,嘴上卻不放過任何能調戲羅蒙的機會,“你說我要不要再投個
硬幣打過去?”說著將電話聽筒拿到羅蒙眼前晃了晃。

  “不要!”

  羅蒙下意識握住德雷放在他腰側的手,後穴也因為慌張而縮得更緊。德雷長舒一口氣,被火熱而緊致的小穴
包裹住,簡直是最高的享受。他伸手將電話掛好,雙手扶住羅蒙的腰,瞬間就開始了猛烈的進攻。

  “嗯啊啊啊!!”

  德雷故意次次都撞向羅蒙的前列腺,逼得已經不用捂嘴的羅蒙開始放聲大叫。壓抑這麽久之後,一旦釋放,
羅蒙感覺自己似乎再也停不下來。

  “啊…唔唔!好…呃!…好舒服……太…爽了……嗯唔~…”

  羅蒙做愛時很少會喊出嗯嗯啊啊以外的詞,這次大概真的是到了某種極限,他一反常態的話語,聽在德雷耳
朵裡,也仿佛受到了鼓勵。

  德雷伏到羅蒙背後抱住他的腰,不再大幅度地抽離,只是淺淺退出,又重重地撞進去,更加大力地深入。

  “還……還要……嗯啊!再用力……再用力一點!”

  撩開羅蒙的 T 恤,德雷一點點向上吻著羅蒙的後背,下巴的鬍渣戳在微微出汗的肌膚上,奇妙的感覺讓羅蒙
忍不住仰起頭,無意識地扭動著身體。

  羅蒙淫蕩的反應讓德雷又生出捉弄的心思,他湊到羅蒙耳旁,“寶貝,叫那麽大聲就不怕路過的人看進來嗎?
對面那個流浪漢似乎在往這裡瞧哦……”

  德雷的話讓沉浸在快感中的羅蒙突然驚醒,他趕緊低頭咬住自己撐在電話機上的手腕,放縱叫聲立刻變成了
唔唔的呻吟。德雷還嫌捉弄得不夠,一邊朝羅蒙耳朵吹著氣,一邊摸上前面那個已經興奮地滴下透明液體的小東
西。手指繞著馬眼周圍打轉,繼而又朝裡摳挖了幾下,弄得羅蒙又嗚咽著不由自主得絞緊了後穴。

  直到手上粘滿了羅蒙的體液,德雷才捨得放過羅蒙的陰莖,一隻手抬起羅蒙的下巴,看到羅蒙的手腕上已經
留下了一個深深的牙印,德雷有些心疼地摸了摸,“笨蛋,幹嘛咬得那麽用力,剛才只是逗你玩的。”

  德雷懲罰似的用力頂了頂,把肉棒埋到後穴深處,對著敏感點不停研磨,同時也把手指送到羅蒙嘴裡翻攪著。

  “啊哈……哈……唔嗯……嗚……”

  手指一直追逐著舌頭,嘴巴根本無法閉攏,下身的刺激讓羅蒙半眯著眼無意識地晃著頭,津液就這樣順著嘴
角流了出來。

  這時電話亭外一個醉漢跌跌撞撞地走過來,忽然扶住電話亭朝路邊吐了起來。

  羅蒙一整夜都在經歷著這種可能被發現的緊張,這一次他終於忍不住射了出來,而小洞裡還繼續被德雷淺淺
地頂撞摩擦著,敏感痙攣的腸道不住收緊,羅蒙被手指堵在喉嚨裡的呻吟,也不禁帶上了一點哭腔。

  德雷被羅蒙高潮時的一切反應撩撥著,抽出手指掰過羅蒙的腦袋就吻了上去,羅蒙激烈地回應著,連牙齒都
不小心撞在了一起。

  “快點……結束……”羅蒙低聲懇求著,“我受不了了……這裡……一切……都太刺激了……”

  “遵命。”德雷握住羅蒙的手背,把它壓在電話亭的玻璃牆上,十指相扣。下身又快速抽插了十幾下,終於
也達到了高潮。

  小小的電話亭裡,只餘下兩人此起彼伏的喘息,濃烈的性愛氣息彌散著,連電話機的底座都濺上了一些白濁。
德雷意猶未盡地舔了舔羅蒙的唇角,扶著他的腰從他的身體裡抽了出來。
  羅蒙感覺到自己的雙腿微微有些顫抖,他這才意識到,剛剛那場性愛的激烈程度遠超過了他的想像。羅蒙一
手扶住電話機,剛想彎腰拉上自己的褲子,就被德雷從後面抱住,又貼了上來。

  “別告訴我你還想來一次!”羅蒙用手肘向後擊去,被德雷穩穩當當握住,“雖然我很想,但是你已經很累
了,還是早點回去睡一會。”

  羅蒙鼻子裡發出輕哼,“你也知道我累嗎?我還以為你整天就知道做。”

  “是是是,是我這個做堂弟的累著你了,作為補償,我來幫你穿吧。”

  德雷把羅蒙的內褲拉上來,手指摸到羅蒙還微微張著的小洞,突然把什麽濕濕熱熱的液體狀東西塞了進去。

  “呃!什、什麽東西?!”

  “我剛射出來的精液啊,包在安全套裡了。怎麽樣,感覺到沒有?我的東西在你身體裡~”

  “混……蛋……”

  德雷為了防止羅蒙的掙扎,迅速替他拉上了褲子,扣好了紐扣,摟住他的肩膀推開電話亭的門,“走吧,回
去我幫你洗澡。”

  “滾開,離我遠點!嗯……”

  吐了個乾淨的醉漢抬起頭,就看見兩個男人從電話亭走出來,略高一點的那個被另一個用力推開,卻舔著臉
又湊過去,而那個不怎麽情願被摟住的男人,走路的姿勢,稍微有些奇怪……

作者有話要說:
  電話亭 play 想想確實帶感呀……寫寫就不帶感了……我寫得比他倆做得還累……
  PS 主角只是合夥開了一家偵探事務所而已別想多_(:3√∠)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