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á en la página 1de 2

*兄弟×年上×肉×人格分裂×智能不足弱受

「啊…嗯…啊…」一個軟襦的聲音哆嗦著尖叫道,無法自拔的呻吟聲將話語切割成破碎。
「咘要…」
「不要什麼。」令一個聲音說道,語氣急促,興奮的粗喘著氣。
「咘要…痛痛…」孩子掙扎著哭了起來,「哥哥…」
「唔!該死…」秋惱怒的低吼一聲,粗暴的扯住孩子的一隻腳,那隻被握著懸在空中的纖細腳踝上,連著一條鎖
鍊,冰冷的腳鐐鎖住因為掙扎而鮮血直流的踝部,隨著秋粗魯的動作發出啷噹的沉重聲響。秋將孩子的腿拉開到
極致,壓在孩子瘦小的肩膀上,另一手狠狠甩在白皙的臉頰上,在身下人兒吃痛的張嘴哭喊時,秋毫不猶豫的將
自己的兩根指頭塞入那張不斷哭求的小嘴。
「嗚嗚…哥…嗯嗚嗚…」孩子驚恐的瞠大盈滿水霧的雙眸,被手指塞滿的嘴無法再說出話語,只能痛苦的嗚咽著,
來不及嚥下的唾液從口角流淌而出,一下就濡濕床鋪和糾纏在二人身上的被褥。
秋滿意的看著更加恐懼,全身顫抖的小孩,嘴角勾起一個冰冷,充滿情慾的笑容。
「哼哼…」秋的唇貼上另一條還懸在半空的纖腿,從被禁錮的足踝開始,舌尖舔舐,接著張嘴一口狠狠的咬下,
從齒縫間甚至可以看到隱約滲出的血絲。
「啊啊嗚嗚嗚!!!」璃疼的大叫,「哥…唔嗯嗯!啊啊啊…」
秋咬下一口,在疼痛稍微散去後又立刻補上一口,每次的啃食都可以看到璃因為劇痛而弓起的瘦小身軀,接著頸
部被掛在床頭的項圈扯回,鐵鍊的長度卻不足以讓孩子躺回床上,而是以一種極為痛苦的角度被強硬懸在半空。
「嗚嗚…唔娒嗚嗚…」璃無助的哭著,秋則繼續蹂躪那條血肉模糊的長腿,表情冷酷而瘋狂。
「唔哈!咳咳…哥…哥哥……」秋的手指終於抽離,孩子痛苦的大口喘氣,咳的全身都在震動,慘白的小臉混滿
汗水,淚水,和來不及嚥下的津液,一臉茫然的仰望他已經感到陌生的哥哥。
為什麼?哥哥,你不是一直都對小璃很溫柔的嗎?是小璃做錯事了嗎?
秋沒有說話,只是默默開始調整鎖鍊長度,將雙腿都壓在璃的肩上。
「哥哥…不…疼…」孩子驚恐的看著整個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渾身顫抖。
秋笑了一下,一拳揍在孩子瘦弱的腹部上,璃瞬間彈了起來,大張著嘴哭喊出聲,秋抓緊時機,在璃白皙的身軀
挺向自己時,一把攬住他的細腰,將自己腫脹到悶疼的紫紅色肉棒一口氣插入那個銷魂之處。
「啊啊!啊!」璃尖叫起來,後穴被貫穿的劇痛讓他忍不住扭動身體,淚水滴滴答答的滑落,使勁的想把自己的
雙腿收攏,秋當然不會讓他得逞,精碩的手臂不由分說的拉開孩子的腿,將自己的慾望擠入那個窄小溫潤的口。
「哥…哥哥!哥哥!」孩子使勁的哭喊起來,這個把他弄痛的人不會是哥哥!哥哥,你在哪裡?哥哥,救救我…

「璃,我的小璃,哥哥在這裡啊。」秋伏下身子,大手箍緊了璃的纖細雙腿,架著上了自己的肩膀,扶著孩子的
腰再次衝刺起來!
啪啪啪的肉體碰撞聲在床上此起彼落的響起。
「嗚嗚!痛…哥哥,哥哥…」不過七,八歲的孩子,那處既緊緻又白嫩,暴力的抽插撞的他白生生的小屁股都紅
了,撕裂般的痛楚,被異物貫穿的恐懼都讓他智商不足的小腦袋瓜受到強烈的衝擊。
「哥…嗚嗚…哥哥、哥哥、哥哥……」你在哪裡,哥哥?
小璃痛痛了,小璃好痛好痛,哥哥,哥哥……
「哥哥在-」秋正想緩和自己激烈的慾望,安慰被嚇壞的弟弟時,他愣了,弟弟口口聲聲喊著自己,眼神卻始終
望著門外,渙散的無法聚焦,總而言之,身下自己正在逞著獸慾肏幹的孩子完全沒有看向他。
秋氣紅了眼,大手用力一掐璃的小臉兒,強迫他往自己轉過來,唇狠狠撞了上去,大舌纏捲住孩子稚嫩的粉嫩大
肆蹂躪起來,用力的吸吮那兩片朝思暮想的粉唇,秋的舌舔遍了璃的口腔,抵死糾纏,直到身下被狼吻的暈呼呼
的孩子身體裡的空氣都被掠奪殆盡的那刻,他才戀戀不舍的鬆口,孩子被吻的全身發軟虛脫,艱難的輕喘著氣,
白嫩的胸口微微震動,挺出的兩顆紅色茱萸被嘴角的唾沫濡濕,一顆晶瑩的水珠滑過,秋按奈不住的伸舌舔去,
試探性的在朱果的周圍吮吸,最後一口含住,粗糙的舌挑逗著敏感的胸口,牙齒咬住其中一邊的乳首啃食起來,
將挺立的朱過刁成一個小帳篷似的尖錐狀。
「嗯嗚嗚…啊唔…癢癢…嗯~」璃忍不住呻吟出聲,哭紅的大眼睛依然努力搜索著那張溫柔的笑臉。
孩子被秋的舌技挑逗的頭昏眼花,全身無力,要不是鐵鍊還拴住他纖細的四肢,估計早就癱軟在床上了。
「看我啊…為什麼不看我…我是哥哥啊!」
「嗯啊!啊啊!」秋一口氣將自己的龐然大物插到抵,這一撞撞在璃的前列腺上,璃只覺得眼前有星星在閃動,
一股刺激的電流猛的通過全身,又刺又麻,可是又有點…舒服。他害怕的向後躲去,秋氣極了的箍住他的腰肢就
是一陣狂抽猛插,幹的孩子的頭好幾次撞上身後的牆,璃疼的哭叫,秋二話不說往粉嫩的穴口噴射出一股灼熱,
接著解了孩子的鎖鏈,揪著髮根把孩子扔到地上,在他掙扎著爬起來之前便壓上那具光裸的小身子,讓孩子以面
朝地的姿勢趴伏在地,微紅的臀部高高翹起,剛被操開的小肉穴正一張一合的收縮,一股白色混濁的精液隨著腿
部曲線流淌而出,整個小穴和臀部被弄的濕潤光亮,秋重喘了一口氣,大手環繞孩子粉嫩的胸口和腰部就直接一
插到抵,瘋狂挺動。
「慢,慢…嗚嗚…啊啊啊…」璃的身體被猛烈的前後搖晃,紅腫的那處再次被入侵嚇壞了他,纖細的手肘和膝蓋
在冰冷的磁磚地上摩擦到滲血,仍在逞著獸慾的哥哥秋當然沒有發現,每當他的小璃因為磨破皮的痛楚而掙扎時,
他就狠狠的揉捏他胸前脆弱紅腫的朱果,或是毫不留情的一掌一掌摑在逐漸泛紅的白皙臉蛋上。
「啊!啊!啊啊!」
「看我,看我,你為什麼不看我!」秋翻過孩子布滿吻痕和瘀青的身體,放下一條腿方便自己更加深入,媚肉濕
潤的包裹住自己腫脹恐怖的分身,一緊一縮的爽到他快射了。
「璃,小璃,我的,我的,我的…」秋扣緊了雙臂,將弟弟整個人摁在懷裡,猛烈挺了幾下,灼熱一股一股射在
孩子的穴口深處,最後抽出半軟的肉刃,將最後的一點白濁噴在璃已經沒一片完好的肌膚上,這才滿足的退開。
「待著。」秋冷著臉抓過鐵鍊,拴在璃一條腿的腳踝上,接著頭也不回的走進浴室。
「嗬…嗬…」璃抖著身體全身抽搐,滿溢而出的精液將地板染的一片狼藉,他全身都好痛好痛,好冷又好熱,痛
到起不來,哥哥,沒有出現。
哥哥不要我了……小小的身子蜷縮起來,變成小小一團,璃雙眼含淚的暈死過去。
在浴室裡梳洗完畢冷靜下來的秋,在走出浴室的那刻瞳孔劇烈的收縮,那個倒在地上的,小小的身子一抖一抖的,
壓抑的嗚咽聲斷斷續續。
「璃!」秋快速衝上去,來到弟弟身邊,小心翼翼的攬過還在抽搐的肩膀將弟弟摟入懷裡。
「哥哥,哥哥,哥哥……」璃就只會說這一句,在他出車禍變成智能不足之前,他就只學了這句。
「哥哥……」璃緊閉雙眼,淚光點點的羽翦顫抖著,口中無意識的低喊著哥哥。
「璃,小璃,醒醒,哥哥在,不怕。」
「哥,哥哥…哥哥!」悠悠轉醒的孩子伸出雙臂,緊緊抱住秋,孩子獨有的乳香在胸口擴散,秋溫柔的收緊雙臂。
「乖,哥哥在。」
「哥哥…哥哥…人…窩,痛…」璃大哭著,拉住秋的手往自己疼痛不已的後穴帶去,淚眼汪汪的仰望比自己大了
十來歲,已然十八歲的哥哥。秋的五官狠狠扭曲了,那個殘暴、歇斯底里狂戀著弟弟的人格,終究無法壓抑,狠
狠的傷害了他一手摟著長大的寶貝。
「嗚嗚啊啊啊…」孩子哭著依偎在秋微熱的胸膛上,抽抽搭搭的大哭,後穴撕裂般的痛楚讓他難以忍受,小腦袋
蹭著哥哥的懷抱。
「哥哥、哥哥…」璃微抬起頭,露出那雙晶瑩剔透的美麗雙眼,「抱……」
秋心碎的攬過璃光裸的身子,拍拍他的臉,一個個輕柔安撫的吻落在紅腫的傷痕上,「不怕了,寶貝,哥哥
在。」
罪惡感和性慾得逞的滿足在心裡同時擴散,秋凝視著孩子布滿傷痕的身子,眼底閃過一絲綠光。
腳踝上染血的鐐銬,終究沒有被他解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