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á en la página 1de 8

第四十九章 尘埃落定

>

高速上,商务车疾驰,夜色如水。

安然心中惴惴,却冷笑道:“高速真是好地方,不用担心追丢,你们逃不掉了。”

中年男子侧头看着安然,阴森森地道:“你最好祈祷,萧山不会追来。”

说话间,抽出了腰间的手枪,拿出一个消音器,拧在枪管上。

安然心中一惊,脸色难看起来。

她真的开始祈祷了,祈祷萧山不要追来,她知道这是准备干掉萧山了。

这样身经百战的人,杀人如家常便饭,绝不会迟疑。

“我反正是死定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安然冷静下来,索性探探底。

“知道死定就好,我叫雷夫。”中年男子冷酷地道。

他知道这事要想干净的收尾,就必须把安然和萧山都灭口。

没有人会为死人出头。

即便是萧山的背景再强大,只要萧山失去了价值,就没人会替他出头。

更何况,是和乔云龙死磕。
悍马终于冲上了高速,康毅坐在副驾驶上,始终握着枪。

萧山毫不迟疑的向前追,让他觉得有些鲁莽,万一人没上高速呢?

电话忽然响起,康毅一看是小弟,接通问:“二虎,找到了?”

“找到了,一辆面包车,里面十几个人,被我们赌在漫水桥上,对方很扎手,打伤我们几十
人。”

“拖住,不要伤了人质,我马上过去!”康毅吩咐,同时示意萧山掉头逆行。

萧山却丝毫没有减速,冷峻道:“康哥,相信我,安然不在车上。”

康毅一愣:“萧山,你确定?”

“他们绝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人质和他们肯定是分开走的。他们就算全被抓了,也不过是交通
事故导致的砸车,属于民事纠纷,警方连拘捕的资格都没有。”萧山干脆地道。

康毅一凛,专业绑架?乔云龙的能量真是恐怖。

但他也是一方老大,如果被他们在宁海绑走安然,且不说颜面无存,怎么去跟黄土豪交代?

他没有迟疑,拨通了黄土豪的电话,说了情况。

黄土豪就一句话:“那些人交给我,你只负责保护萧山,听他的指挥。”

康毅挂了电话,暗叹一声,这两人都是当老大的料子,一个个都自信无边。

悍马带着滚滚轰鸣,一路咆哮着向前追,超了一辆又一辆车,康毅在超车的同时仔细观察,都
没发现安然。
萧山却连看都没看那些省内车,只是拼命加速,终于,他远远看到了一辆京牌商务车。

这是一辆旧款别克,呃,不对,这是 2001 年,是最新款。

“康哥,坐稳了,我开车撞他。”

萧山连人都没看见,就准备撞人,把康毅吓一跳。

悍马轰鸣中靠了过去,慢慢和别克并排行驶,康毅按下了一半玻璃,可对面别克却是茶色玻璃,
看不清车里的情况。

康毅伸出了枪口,指向司机。

萧山忽然叫道:“低头!”

康毅本能地一低头,子弹擦着他的头皮飞过,把他吓一跳,这才发现别克后座的窗玻璃打开,
露出一个冷酷的中年人面孔,他顿时勃然大怒。

可还没来得及开枪,萧山的车已经一甩方向盘,直接撞在别克车头上。

别克哪是悍马的对手,蓬地一声巨响,然后一个侧翻,狠狠地拍向护栏!

悍马却一个急刹,留下一道十几米的刹车痕,这才堪堪停住。

两人几乎同时冲下车,康毅急忙对萧山摆手:

“你在车上等着!”

“这是唯一的机会,快!”萧山直接向前冲。
康毅猛然醒悟,如果等对方缓过来,那他们就没有机会了,敌人的枪法肯定比他好。

两人冲到了别克前,别克却是四轮朝天,车头已经撞毁,所有玻璃都震碎,司机满头鲜血,已
经晕了过去。

后座中,安然却是清醒的,甚至都没受伤。

她是被绑在座位上,比安全带还保险。

此时的雷夫,车一停稳,他头下脚上,正伸手去摸掉落的手枪。

只要拿到了枪,萧山两人就死定了。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冰冷的枪口顶住了他的脑袋,康毅冷酷地道:

“别动,慢慢爬出来,别考验我的枪法,随时可能走火。”

雷夫微微点头,收回了捡枪的手,去推车门。

可这车门已经变形,他一下子没推开。

萧山却已经到了另一面,发现这边车门距离护栏太近,打开也无法救人。

他急忙道:“让他给安然松绑!”

康毅立刻命令雷夫:“给安然松绑!”

雷夫却冷笑:“你看我现在能做到吗?”
蓬!康毅直接扣动了扳机。

“白痴,那你活着有什么用?”康毅目无表情地加了一句。

这一枪来的太突然,不但雷夫没想到,萧山和安然都没想到。因为距离太近,子弹穿过雷夫的
太阳穴,一蓬鲜血在另一边炸开,把安然差点尖叫一声,差点晕过去。

萧山暗道完了,证据没了,康毅真是杀人不眨眼啊。

他却不知道,康毅经历的太多了,他知道雷夫这种人,实在太危险了,只要让他出来,绝对有
翻盘的机会。所以,他索性一枪了结,让黄土豪去善后吧。

击毙了雷夫,他立刻把枪擦干净,塞进了雷夫的手中,然后拿出电话,和黄土豪汇报了一下。

萧山一看人死了,前面的司机也没有威胁,他直接跑去开了悍马,慢慢倒回来,把别克顶离了
护栏。

然后下车,打开车门,迅速给安然松绑,一把抱了出来。

安然紧紧地搂着他,全身还在发抖,康毅那爆头一枪,真吓到她了。

康毅却道:“我在这等着,你先去医院,法医已经等在那。”

“好。交给你了。”萧山知道这不是客气的时候,直接把安然抱上车,迅速驶离现场。

警车终于呼啸而至,江尧亲自出马,一切都按着预定的设计进行,雷夫绑架安然,被追上之后,
开枪自杀。

而那个司机作为人证,被警方控制,送往医院急救。

漫水桥那里,十几个冒充的混混,被真正的混混拖住,然后大批特警赶到,全部押上了警车。
萧山到了指定医院,院长已经等在那里,亲自陪同,把安然送进了特护病房。

法医检查了一下,没有外伤,直接写了鉴定:严重脑震荡,导致意识障碍,失忆。

简单的说,就是白痴加失忆。

这可是重伤害。

虽然医生没说让安然装失忆,她哪能不明白?

况且这难度也不大,就是躺床上养几天,等一切审判落定,她再回家养着就行了。以后恢复记
忆了,那是以后的事情,无法推翻现在的鉴定。

更何况,也没人怀疑这事,毕竟遭遇的是绑架翻车这种恐怖的事情。

司机都重伤了,说她是严重脑震荡,有什么不可能的?

但定罪就严重多了。

那司机重伤之下,架不住连夜审讯,直接承认绑架安然。

但他却死不承认是乔云龙指使,只说是雷夫的命令,他作为下属,必须执行。

可雷夫死了。

最终的结果,连带那十几人,一起移交燕京,结案。

乔云龙,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件事让他恼火至极,但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如果雷夫不死,他还真就被拿住了把柄,绝对是个麻烦。

但他却没打算放弃报复,只是准备着更稳妥的办法,等待一击必杀的时机。

燕京的安康,半夜接到萧山的电话,久久不语。

他知道安家危险了,乔云龙既然能绑架他的女儿,就绝不会放过他。

终于,他做出了一个决定。

病房中,已经是第二天中午,萧山始终寸步不离地陪伴着安然。

安然在一夜惊悚之后,到了早上才沉沉睡去,现在正睡的香甜,梦中还偶尔呓语,叫着萧山快
跑。

萧山温柔地看着她的脸庞,心中暗暗发誓,再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门轻轻地被推开。

萧山一回头,正看到安康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衣着华丽的女人,有五十多岁的样子。

“伯父,伯母,你们来了。”萧山起身相迎。

安康点点头,走向安然。

而安然的妈妈楚雁,却对萧山更感兴趣,她知道女儿没事,所以并不担心,只是上下打量萧山,
微笑道:“多谢你照顾我女儿了。”

“伯母客气了,这是我应尽的义务。”萧山淡定应了一句。
楚雁微微点头,对这个女婿有些满意了,知道自己的责任就好。

她走到女儿身前,仔细看了半晌,确定真没什么事,便和安康使了一个眼色。

安康轻声道:“萧山,你劳累了一天,先去休息一下吧,这里交给我们俩就行了。”

“那辛苦二老了,我下午三点半过来。”萧山说完,转身走了。

他知道这两人,是有话问女儿,自然不会在这碍事。

萧山直接赶到了国邦证券。

进了办公室,郑思怡微笑起身相迎:“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郑思怡叹息一声:“你能不能装的像一点?比如先和我说说话,然后我会提醒你卖股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