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á en la página 1de 11

风雨60年

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
bp.com/60yearsstatisticalreview

1951–2011

风雨60年 1
目录 《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已经走过了60年。
它是历史最悠久的全球能源统计汇编。经过60年
孜孜不倦的努力,这份统计年鉴已被公认为能源
1 庆祝60周年 市场数据主要来源,对商界、决策者、学术界、
新闻工作者与公众颇有裨益。这份统计年鉴可以
2 源起 说已成为一种重要资源,为围绕能源或环境事实
而展开的讨论提供了基础。
4 首张全球贸易地图
在过去60年中,这份统计年鉴已从最初用

6 枝繁叶茂 打字机敲出的6页文字加上1页示意性图表发展
成为可用于非常详尽分析的网上数据库。根据最
8 1973年危机的影响 新统计,在公布的数据背后涉及约30万个数据
输入项,并且这个数字与日俱增。然而,在日益
9 数据的启示 关注数据商业价值的当今世界,这份统计年鉴却
免费提供给所有愿意使用它的人。最重要的是,
10 燃料多元化 年鉴中没有一厢情愿的观点,不涉及政治,也不
克里斯多夫·鲁尔 曲解事实。它就是简单地用数字来诠释全球能源
11 编者解读数据 BP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副总裁 的生产、消费、贸易、储备与价格状况。
这些数字讲述了20世纪后半叶和本世纪初的
12 保持客观性
庆祝60周年 能源变迁,揭示了我们使用的燃料种类与使用方
式的全球演变,以及我们对全球经济中这一重要
13 公益性 元素的关注和关切。
因此,我相信这份统计年鉴的诞辰值得庆
14 展望未来
祝,并希望借此机会介绍这份出版物的诞生与成

16 过去与现在 长故事。希望大家喜欢这个故事。

世界原油生产 1920-1951
根据1951年统计年鉴复制
《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以及支持
它的基本数据库,是了解世界能源的根本
性资源之一。经过60年的心血与投入,这
份严谨、清晰、连贯、广博的报告已成为
世界各地决策者与分析家的必备资料。这
些数据表格通过各种计量单位以不同寻常
的视角讲述了世界的变迁与未来的挑战。
我不仅使用这份报告,还定期阅读,因为
它是如此好的出版物。

丹尼尔·尤金
IHS 剑桥能源研究会主席

2 风雨60年 风雨60年 1
源起 证实的石油储备
根据1951年的统计年鉴复制

它最早出现于1952年4月,当时英伊石油 今天,我们似乎很难理解当时关于石油生
公司(AIOC)的中央规划部传阅了一篇题为 产的数据有多么匮乏。那时候没有国际能源署,
《1951年的石油工业:统计年鉴》的报告。这篇 而且除美国政府之外,根本不存在相关的统计材
用打字机敲出来的报告包括6页数据和文字,以 料。由于担心被指控为串谋,大型石油公司连最
及另外1张图表页,只在8个人之间传阅。在那些 基本的信息都不愿进行交流。然而,在统计学家
传阅的人看来,文章的第一段可谓一语中的: 达斯蒂·米勒的帮助下,贾米森开始着手寻找尽可
“尽管1951年6月份波斯石油供应中断,造 能多的相关数据。
成当年波斯供应量减少约2000万吨,全球石油产 最终,他们估测全球石油产量为6.073亿吨
量仍创记录地增加了7000多万吨。科威特和沙特 (1220万桶/日),自1946年以来以每年9.7%的
阿拉伯增加的产量超过了波斯的损失量,因此整 速度增长。如果伊朗的石油生产由于政治原因发
个中东地区的产量上升了近900万吨。” 生停滞,世界其他地区的产量足以弥补由此造成
在汇总这些数字的威廉(杰米)·贾米森看 的产量下跌。事实上,正如BP的历史学家詹姆
来,伊朗产量下跌2000万吨,即“波斯能源供 斯·班堡指出,伊朗所采取的行动可能使自己比英
应”中断的原因显而易见。BP 的前身英伊石油公 伊石油公司遭受了更大的损失,因为不仅其他公
司被伊朗拒之国门之外,从而失去了约75%的炼 司有效地抵制了伊朗石油,而且英伊石油公司非
油能力和2/3的原油供应。贾米森本人曾在阿巴丹 常迅速地找到了替代供应来源,尤其是获得了科
核对伊朗政府公布的每日石油产量以及实际进入 威特的石油供应。
炼油环节的石油处理量。回到伦敦后,他被要求
对全球石油生产与消费数据进行汇总。

由于其精辟的分析与清晰呈现的数
据,我们对《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充满
期待。同石油输出国组织的《世界石油展
望》一样,我们相信这份报告也有助于对
全球能源业形成现实、客观的意见。

巴德里
石油输出国组织秘书长

BP的《世界能源统计年鉴》广泛应
用于中国的能源部门。在它60周年诞辰之
际,我谨致以最热烈的祝贺。

张国宝
中国前国家能源局局长

2 风雨60年 风雨60年 3
首张全球贸易地图 首张地图
根据1952年的统计年鉴复制

正如在1954年BP成立伊始就加入公司的肯
其Excel表格非常便于进行分析,也可
恩·英格里斯所指出,BP在伊朗危机中进入20世
以轻松地用来介绍长期价格、燃料比例、进
纪。这一进程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工作是某些员
口依存度等方面的长期趋势,而且这份报告
工在某个地方努力统计全球石油产量与消费量
的数据来源非常可靠。
的数据。
实际上,杰米森的努力非常成功,以致于
大卫·纽伯里
英伊石油公司高层要求他在1952年再次撰写一
剑桥大学经济学名誉教授
份年鉴,且要求篇幅是第一份年鉴的两倍。米
勒开始用曲线图计算产量增长的5年动态平均
数,而杰米森则开始手绘饼状图,并在柱状图
中显示数据。
结果出人意料的精致。它包括供需平衡、
全球炼厂产能与产量、全球油轮船队规模,甚至
是全球消费数据,即6.29亿吨(1260万桶/日)

尽管是估算数据,但显示出4.5%的增长速度,
而且当年产量增加了3000万吨。尽管杰米森曾
有过在伊朗工作的经历,但桶/日的计量方法尚
未出现,数据都以英吨或长吨为单位,相当于 保留至今的另一特点就是编纂速度。杰米森
1.01604公吨。 在1953年3月发布了1952年的统计数据。现在,
尽管如此,在当年的统计年鉴中首次出现 篇幅大大增加的《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都是于
了至今仍然保留的一大特征。杰米森引入了原油 下一年的6月发布,速度远远快于《联合国能源
贸易地图,用粗细不同的线条显示全球的能源运 统计》或国际能源署的一般性数据发布。
输。而这绝对起到一目了然的作用。所有人都 毫无疑问,当时BP的工作环境与现在不
可以直观地 看到北美的需求不断增长。美国的 同。根据负责统计年鉴编辑工作的英格里斯回
原油产量为1亿吨(201万桶/日)
,其中约8100万 忆,员工如果不穿西装、打领带,就可能会被赶
吨(160万桶/日)在美国本土消费,而美国还从 回家。旧的伦敦总部大楼周围仍布满了伦敦空袭
加勒比地区和南美另外进口了8700万吨(174万 的伤痕。
桶/日)原油。20世纪40年代欧洲主要依赖美国的 BP仍将其团队制作的数据仅限在公司内部
原油供应,而这份图表非常清晰地显示出欧洲对 使用。1954年的统计年鉴严正声明:
“未经办公
中东石油日益增强的依赖。 厅经理的明确批准,不得公布本报告所包含的信
息。”然而,当时的统计年鉴已在BP全球各办事
处进行传阅。严正警告于1955年消失,而1956年
的年鉴中出现了BP的盾形标识。当年的年鉴自豪
地指出该标识是“英国石油有限公司全球性组织
的标志”。这份统计年鉴悄然地走近公众。

4 风雨60年 风雨60年 5
枝繁叶茂 阿拉伯的油源
根据1973年统计年鉴复制

公开发布的一个结果就是删除了定价信
息。当年,名叫苏康尼——真空泵(Socony-
Vacuum)的公司会打印出阿拉伯原油的价格
清单。现在称之为36 ° 沙特轻油的阿拉伯原油在
1951年每桶售价1.75美元。与此同时,整个大西
洋地区的价格稳定办公室正在强制推行官方最高
限价。然而,当这份统计年鉴公之于众时,所有
提及定价的内容都不翼而飞,直到1984年才补充
了1973年至1983年的“官方原油价格”列表。
业界避谈价格而产生的预想不到的后果是
“价格报道机构”的出现。传奇人物旺达·雅布隆
斯基于1961年创办了《石油情报周刊》,扬·纳史
密斯于1968年创办了《石油阿格斯》,填补了这
一空白。定价实际上是个非常棘手的问题。官方
定价经常具有误导性,20世纪70年代中期鹿特丹
现货市场刚刚形成时,很难找到具有代表性的月
度数据予以引用。当然今天的各种商业报纸都刊
登每日价格信息,而这份统计年鉴也用曲线图展 然而,在20世纪70年代初期,关注年鉴的
示1861年以来的实际价格和名义价格。 我认为《世界能源统计年鉴》是客观、
读者产生了更大的潜在忧虑。1971年,美国的
在20世纪50年代末,统计年鉴的权威性已然 及时的能源市场信息的极具价值之来源。
石油产量为4.699亿吨(940万吨/日),第二年产
确立。1957年的报告开始出现了彩图,1959年 量仅增加了70万吨。相比之下,1971年的石油
开始以每日桶数作为计量单位,这毫无疑问更便 格林斯潘
消费量高达7.193亿吨(1450万吨/日) ,第二年
于读者理解。报告还专门添加了换算系数页,以 美联储前主席
更是增加了5690万吨。美国的石油产量停滞不
备不时之需。为了显示需求的巨大增长,1960年 前,而需求却以每年超过5%的速度增长。1973
的年鉴介绍了大多数工业化国家的人均石油消费 年,供需缺口进一步扩大,消费量达到8.147亿
量,并首次尝试用每日/桶油当量来计算全球对各 吨(1630万桶/日),而产量却跌至4.562亿吨
种能源的需求。 (920万桶/日)。
据当时供职于BP并在70年代参与年鉴编辑 斯坎兰称,英国政府当时要求BP提供1973年
的托尼·斯坎兰称,BP那时候已经开始对研究石 危机前几个月潜在供需失衡的数据。在统计年鉴
油在整个能源大背景中的地位产生了浓厚的兴 的编纂人员看来,世界对中东石油的日益依赖是
趣。1961年的年鉴出现了美国、西欧、苏联等国 显而易见的不争事实,在1973年的年鉴中,他们
家的图表,以及计量单位为百万吨油当量的天然 制作了一个柱状图,图中不仅显示了来自阿拉伯
气、固态燃料和电力曲线图。到了60年代后期, 地区的新增石油供应,还介绍了这些新增供应的
出现了一次能源章节,而且统计数据不仅包括固 去向。在70年代的10年间,阿拉伯地区的石油产
态燃料,还包括水电与核能。 量从600万桶/日增长到1800万桶/日,而西半球的
需求翻了三番。越来越多的石油流入美国。

6 风雨60年 风雨60年 7
1973年危机的影响 数据的启示

和多次石油价格飙升一样,1973年危机主要 油轮不断变大 统计年鉴最初通过提供天然气、煤炭、核 生产井的产能


源于紧张的政治局势和阿以战争。然而,这份统 根据1973年的统计年鉴复制 能和“水电”数据来满足能源行业对新信息的 根据1979年的统计年鉴复制
计年鉴还指出了一些其他因素。实际上,当美国 需求。这些数据附在报告后面——现在这些数
石油需求持续增长而产量增长放缓时,尼克松总 据页已经增加到32页——但仍可一目了然。例
统取消了从中东进口原油的限制,随着原油流入 如,1968年至1978年间,西欧的天然气消费量
西方国家,很快出现了油轮短缺。不久,每桶原 以每年16.4%的速度增长。同一时期,直到1979
油的运输成本就超过了原油本身的标价。 年爆发三哩岛事故之前,美国的核工业扩大了22
从一开始,统计年鉴就非常关注油轮船队, 倍。就全球而言,一次能源的需求量以每年4%
按旗标、吨位、船龄和船东对油轮进行归类汇 的速度增加。
总。到60年代早期,年鉴甚至包括船只可用性的 如果说使用百万桶油当量来统计煤炭、天
数据。当然,那时BP也拥有一支庞大的船队。 然气、甚至核能反映出报告编纂人员的惯常石油
但是,如果说油轮短缺加重了1973年危机,任何 思维,这种统计方式至少使读者可以进行直接比
关注年鉴数据的读者都会认识到这种局面不会长 较。立方米和千瓦时暂时还没有被采用。也许,
久。统计年鉴列出的现有船队载运量达2.2亿载 天然气与石油储量的对比图能够更好地反映出未
重吨,同时指出已订购的油轮吨位高达1.976亿载 来的趋势。从那份饼图上可以明确地看出,石油
《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不仅为能源
重吨。 输出国组织掌握了大约2/3的石油储量,苏联控制
市场分析师,而且为宏观经济学家、金融专
因此,运输船队实际上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 了1/3的天然气。
家,甚至为政治家们提供了很棒的工具。生
翻了一番,市场自然会崩盘。据斯坎兰称,到20 当然,石油没有被忽视。也许,最触目惊
日快乐!
世纪80年代初,这些船东开始四处苦苦寻找货 心的数据告诉英伊石油公司的退休员工,历史又
源, 而BP的统计年鉴也不再涵盖这个问题。 在重演。伊朗当时处在革命风暴中,它的原油产
库德林
1973年危机使1974年的年鉴出现了另一个当 量从1978年的2.604亿公吨(520万桶/日)下降
俄罗斯联邦副总理兼财政部长
时低调处理的更重大转变。报告将计量单位从英 到1979年的1.556亿公吨(310万桶/日),降幅达
制长吨改为公吨。尽管低调处理但还是引起了关 40.2%。这造成了第二次的全球石油价格危机,
注,至少数据编纂人员必须留意。因为这意味着 并引发了继1973之后的又一次通货膨胀。
过去成千上万的统计数据必须重新计算! 在勘探方面,年鉴编纂人员们努力分析1979
但1973年的确也改变了世界石油业对自身 年各个油井的生产率,并发现了惊人的差异。美
的看法。如果说石油输出国组织意图主宰石油生 国境内有50多万口油井,每口油井的平均产量
产,国际石油公司则被迫实现地域多元化,并 为20桶/日。相比之下,中东单口油井的平均产
且开始更关注替代性能源。而且,为了实现多元 量约为5500桶/日。同时,关于成品油用途的图
化,它们需要获得关于其它燃料及相关储地的更 表显示,西欧和日本用来发电的燃油量在逐渐减
为详细的数据。 少,1973年至1979年间,净减少量达5000万公吨
左右。炼油厂从中得出的结论是,需求方更青睐
轻质油品,炼厂必须为重质油找到新用途。
这些数据一如既往地讲述着故事。伊朗革命
对全球经济的影响显而易见。而关于油井生产率
及成品油需求模式转变的统计数据表明,我们需
要更先进的技术,特别是更多的水平钻井、更高
的采收率和更高级的炼厂。

8 风雨60年 风雨60年 9
燃料多样化 编者解读数据

国际天然气交易 在此以前,统计年鉴一直相当低调。它不涉 大吃一惊。突然间,


《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成
根据1981年统计年鉴复制 及任何形式的介绍或分析,只提供数据、图表以 为政界必读资料。BP前董事约翰·布坎南这样描
及一些有用的定义和换算系数。当然,还提供了 述:
“掌握大量数据提供了分析的强大武器。”
托尼·斯坎伦的电话号码,但仅此而已。1984年6 这符合时代发展潮流,而统计年鉴也求之若
月,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当时,一位匿名的编 鹜。此前,BP教育团队为学校制作了电脑磁盘
辑写了一段前言,向“忠实读者们”解释了设计 格式的简版报告;1987年,针对政府、学术界和
上的变化。这位匿名编辑就是彼得·布里格,他最 石油行业的首份完整版磁盘问世——这是此类数
终获准在下一年度的报告中发表一些观点。 据分发的最早尝试之一。到了1991年,几乎所有
于是,1985年的统计年鉴开篇用醒目的一段 的现有数据都制作成Lotus和Excel格式磁盘,每
话替代了分页说明:
‘1984年,全球能源消费量达 张盘售价120英镑。这项工作听似很简单,其实
到历史最高水平。’彼得只被允许发表500字之内 不然。这种以新格式存储的数据一直追溯至1965
的看法。年鉴还出现了数据分析,1982年至2008 年,因而需要找到并填充更多国家的数据,从而
年间,分析中的第一句话都是准确的。 提出了相当严峻的挑战。
能源需求的增加并不意味着石油价格不会
下跌。尽管1987年石油价格飞涨,达到每桶29
美元,似乎石油输出国组织掌控着一切,
《BP世
界能源统计年鉴》的数据表明价格可能下跌。油
价此后确实跌至每桶12美元。这让大多数决策者
1981年的报告名称由《BP世界石油统计年 世界贸易地图,天然气也不例外,尽管按照今天
鉴》变更为《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这表明 的标准来说,当时天然气的进出口数据很小。收
年鉴不仅提供石油数据,也提供有关其他燃料 集这些数据并不困难,因为BP天然气部门已经在 石油消费量和储量
可靠数据对于能源规划者而言不可或
的数据。然而,似乎 是为了确认这种重心的转 自行收集数据,并出版另一份刊物,而该出版物 根据1980年的统计年鉴复制
缺,BP的能源统计年鉴已成为业内广为赞
移,1980年最后一期石油统计年鉴做了一件时 于 1996 年并入了《BP世界能源统计》中。
誉的能源数据来源。
至今日仍影响深远的工作。当年的年鉴提供了题 煤炭则有所不同。某些年度的年鉴后面附上
为“已发现石油总量”的精美图表。图中显示了 了一份卡路里热值图表。根据这份图表,要计算
哈立德·法利赫
1859年至1980年的累计产量,以十亿公吨为单 出百万公吨油当量,需要将100万公吨的煤炭乘以
沙特阿美石油公司总裁
位,并将产量与储量进行了对照。其中的信息非 0.67,100万公吨的褐煤乘以0.33,100万公吨的泥
常直观。美国和西欧的石油消费量使它们的国内 煤乘以0.20。简而言之,
“煤炭”很难定义热量。
储量在未来难以为继。而真正令人吃惊的是,如 姑且不论煤炭数据与20世纪40年代的原油数
我认为《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是关
果说美国从1859年起已消费了约2000万公吨石 据状态基本相同,这里还有一个另外的问题。煤
于全球能源行业最有用的信息与分析来源
油,中东从1971年以来已总计生产了5000万公吨 炭分为用于钢铁生产的冶金煤和用于发电的动力
之一。
石油。石油储量并未出现全球性的短缺,只是发 煤。区分两者绝非易事,有些政府数据看起来也
生了地域性变化。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尽管关于 非常模糊。年度产量数据似乎以编纂人员感到极
拉金德拉·帕乔里
石油枯竭的论点层出不穷,这个结论迄今为止仍 度不解的方式波动,每年的数据几乎与上一年数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主席
然有效。 据没有任何关联性。为了解读这些数据,就需要
然而,西方国家已经开始注重燃料多元化, 不断调整以前的系列数据。这个问题至今仍然存
天然气首当其冲。尽管会产生巨大的数字,年鉴 在。但作者对劣质褐煤和泥煤进行了划界,从而
还是引入十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计量单位,与百 剔除了东德与爱尔兰的大部分一次能源供应。
万吨油当量相匹配。而且,正如年鉴制作了石油

10 风雨60年 风雨60年 11
保持客观性 公益性

20世纪90年代中期,关于能源的媒体报道不 你我的数据!” 统计年鉴长期以来都会专门感谢数据提供 教授、新闻工作者、政府部长及其他公司的高管


仅涉及能源对经济的影响,也涵盖了它造成的气 核心要点在于:BP收集关于储量、产量或消 者。现在,数据提供者也想要知道数据意味着什 可以免费使用这份报告,因为年鉴中没有任何专
候变化。随着京都会议的临近,部分石油公司开 费量的数据,并不是为了改变这些数据。BP经济 么。自20世纪90年代初期起,年鉴都通过路演推 享内容。
始加入非常必要的公众教育行动。在此过程中, 团队拥有丰富的经验,如果发现某项数据较上一 出,我们现在对此投入了更多精力。1998年,BP 此外,现在的海量数据远远超过了印刷版
统计年鉴发挥了自己的作用。在1996年的统计年 年突然出现异常增长,他们就会询问数据提供来 首次在纽约和伦敦进行路演,随后在各国政府邀 所能包含的内容,从而为更广泛的讨论创造了机
鉴中,BP集团首席执行官约翰·布朗撰写了一篇 源,但是如果政府坚称数据属实,年鉴就必须采 请下,BP首席经济学家和其属下会飞往各国,从 会。2002年,BP公司召开了一次大型新闻发布
序言,他指出《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已经成为 用该数据。在此方面,煤炭数据继续扮演着令人 阿布扎比到俄罗斯和远东地区。 会来公布数据。这让新闻界能够了解BP首席执
行业“圣经”
,到目前为止确实如此。印刷版报告 讨厌的角色。 借助于互联网及其程序,我们可以用很多 行官和首席经济学家的诠释性观点。但是,进
中非常自豪地指出,读者现在可以从网上下载电 据时任BP首席经济学家彼得·戴维斯回忆,年 不同的方式分析数据。如果说数据收集是项“公 行介绍和制作统计年鉴仍然是BP经济学家的职
子版,而且新闻记者们可以自由地在标明出处的 鉴的制作过程就是面向全球决策者和能源生产商 益”行动,这些数据的确为世界各地的BP会议发 责。BP经济学家仍然用数据说话,无论数据会
前提下使用数据。 开展的极具影响力的“公益”行动,他说:
“我的工 言者提供大量的演示幻灯片。
“想通过比较中美一 指向何种结果。
到了1998年,从互联网上可以获取的信息比 作就是讲述故事。”突出《BP世界能源统计》的客 次能源增长来表达某种观点?”
“这里有!”年鉴
印刷版报告的内容还要多。就在此时,BP与各国 观性是他义不容辞的职责,这是他所领导的经济 有助于把复杂的成品油需求变化通过一系列简单
政府启动了互惠合作。政府允诺回答每年的调查 部门的职责,而非公共事务部门或新闻部门的职 的曲线图或柱状图进行展示。在此方面,《BP世 《BP世界能源统计》在能源辩论中起
问卷,因为它们意识到《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 责。20世纪渐行渐远,21世纪刚刚起步,戴维斯 界能源统计年鉴》有助于整理论点,使关于BP自 着去伪存真的重要作用。
的价值,而BP各地的办公室被要求从相关部委获 开始踏上一系列的旅程,周游世界。数据分析成为 身政策及其他公司政策的讨论更加清晰。
取数据。这一点与早年情况大不相同,此前,大 他所在部门日益重要的工作,对数据分析的需求不 统计年鉴及其网上内容为BP高管向全球读者 法提赫·比罗尔
部分数据都来自各石油公司,其数据交流的基础 断增加,而他的航空里程也随之快速飙涨。 诠释能源世界提供了有用的方式,但同时也向任 国际能源署首席经济学家
“你给我你的数据,我就告诉
正如斯坎伦所回忆: 何拥有笔记本电脑上网功能的用户开放。经济学

石油变迁图 化石燃料的储量和产出
根据1998年的统计年鉴复制 根据2009的统计年鉴复制

500

400

300

200

100

OECD Former Soviet Union EMEs excl. Former Soviet Union World 0
Coal remains the world’s most abundant fuel, with a global R/P ratio of more than 120 years. Among fossil fuels, coal reserves remain the most closely co-located with
key consuming centres in Asia Pacific and North America. Oil’s global R/P ratio has tended to rise over time, and has remained above 40 years since 1998.

12 风雨60年 风雨60年 13
展望未来 米勒的石油消费图 世界天然气交易
根据1952年的统计年鉴复制 根据2009年的统计年鉴复制

2007年,克里斯多夫·鲁尔接替彼得·戴维斯
成为BP首席经济学家,他所做的改变就是扩大了 130.9

数据分析过程,并通过演讲进行解释。一份演讲 67.5
25.3 23.6
稿长达33页,介绍了碳排放分析、欧盟排放交易
9.0
5.0
体系、乙醇产量增长以及美国不同燃料相互竞争 103.2
5.5 46.0
22.6

15.9 21.5
4.6 45.6 6.5
的情况。2008年,他在另一份演讲稿中讲述了同 17.7
13.7 5.8 3.6 15.9
4.3
步大宗商品周期的影响、GDP与能源消费之间的 10.3
13.4
7.6
44.5
7.9 15.4
关系、能源金融投资,甚至可再生能源对德国发 7.5 8.6
8.5
电量的影响。 3.3

三年后,统计学家达斯蒂·米勒的灵魂似乎在 6.7

用他的计算尺敲打BP位于圣詹姆斯圆形办公室的 4.0
10.9 3.2
窗户。毕竟,达斯蒂·米勒早在1953年就开始计 US
Canada
算石油产量的趋势线。根据他的曲线图,8.5%的 Mexico
S. & Cent. America
增长线表明石油产量在1959年会超过10亿公吨, 区。 Europe & Eurasia
实际结果表明他只少预测了1500万公吨。不管怎 一直以来,数据收集和校正都是一项艰巨的 Middle East Pipeline gas
Africa LNG
样,人们认为,如果数据库能告诉我们目前的情 任务。杰米森自己也在1952年调低了1951年的 Asia Pacific

况,那么也能帮助我们预测未来。2011年1月,新 产量数据。随着统计年鉴篇幅增加,任务量也相
任BP首席执行官鲍勃·戴德立为名为《2030年BP 应增加。到1992年,绝对信息量非常庞大,需要 运用电脑的力量,包括将电脑作为分析复杂统计
世界能源展望》的新报告撰写序言,他在序言中 外部帮助。艾伦·克拉克和朱迪·克拉克开始协助 数据的可视化工具。谢弗自己说:
“我擅长在电子 如果您的工作与能源经济学有任何关
指出,该报告是‘从今天的最佳视角,穷尽我们 编纂工作。如果早知道以下情况的话,他们可能 表格中查询数据。”这是一种日益需要的才能, 联,BP的能源统计年鉴则是您案头必备之
所知来估测世界可能的发展路径’。 会对这份工作三思而后行:由于头一年苏联解体 有助于发现数据中的异常现象。尽管有10位硕士 物。它是权威的数据来源,而且数据翔实
杰米· 杰米森应该会对此感兴趣。毕竟, 和南斯拉夫瓦解,名单中新增了15个国家。他们 生参与这项工作,他们仍遇到艾伦·克拉克和朱 丰富。
早在1952年他就计算出,在6.29亿长吨(1260 开始只要处理700个“时间序列”,但后来增加到 迪·克拉克曾遭遇的问题:团队必须处理95种不同
万桶/日)全球消费总量中,后来形成的经合组 1100个。 的计量单位,其中少数国家仍在沿用杰米森曾使 奥利维尔·布兰查德
织国家消费比例占73%,即458亿长吨(950万 此外,数据处理需要掌握多种语言晦涩难 用的英吨,而日本喜欢使用千升。
“净”和“毛”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席经济学家
桶/日)。尽管很难拿到非经合组织的数据,杰米· 懂的表达方式,更别说阿拉伯数字。在泰语中, 这两个词在很多国家都需要进行解释。
杰米森仍计算出非洲石油需求量为38.57万桶/日 炼厂原油加工量不是个通俗易懂的术语。同样, 多年来,谢弗的团队成员日益专业化,但正
(2010年已增至329.1万桶/日)。现在,经合组织 某些政府官僚机构的办事效率比自己想象的低。 如他所说:
“我们的工作不仅仅是收集数据,还要
国家的需求量被认为已经触顶,而现在所有的需 某国曾在自己的石油消费数据后加上日期,使石 管理数据。”现在有很多重复数据来源需要进行
求增长都来自杰米森当时很难找到数据的其他地 油需求看似惊人的虚高。此外,某些国家曾经坚 比较,而且现有数据库包含的原始数据超过互联
持、并且仍然坚持将自己的数据转化成燃料油热 网负荷量。根据上次统计,数据库有29万数据词
当量。其他一些国家则以千瓦时作为天然气计量 目,还不包括《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多年以来
单位。 所收集的特有贸易数据。当然,这个数据库每年
2007年,在自豪地执行这个任务14年之后, 都在扩大。
艾伦·克拉克和朱迪·克拉克将此项工作移交给爱
丁堡赫瑞瓦特大学的经济学教授马克·谢弗。赫瑞
瓦特大学是个不错的选择,部分原因是该大学与
石油产业有着密切的关系。而且,谢弗可以充分

14 风雨60年 风雨60年 15
过去与现在

2030年全球经济和能源发展展望 侧重点而发生变化。早期对油轮和中东地区的热

根据《BP世界能源展望2030》复制 衷就证明了这一点。但是,并购了阿莫科及阿科
公司后,BP成为真正的全球化企业,而数据收
集工作也随之国际化。我们以前对其一无所知的
地点也被纳入统计年鉴中,如阿塞拜疆。尽管阿
塞拜疆拥有辉煌的石油历史,西方国家却对其知
之甚少。
然而,如果说这份统计年鉴反映了石油公司
过去60年的关注重点,它也同时解答了与这些公
司不太相关的问题。包括中国1999年以来的水
电装机容量扩大了三倍,以及核电的坎坷发展。
同样,正如《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所明确指
出,1980年以来世界一次能源消费几乎翻了一
令人不感到意外的是,设在英国华威大学的
番。因此,年鉴是真正的“为公众谋利”。对于
BP档案馆工作人员贝唐·托马斯会经常收到索取
这份出版物首次问世时只有一岁差一天的本文作
早期统计年鉴的请求。最初仅有介绍原油和成品
者而言,统计年鉴是非常宝贵的。希望它能经久
油的7页年鉴已经发展成为涉及天然气、核能、
不衰。
水电、煤炭、生物燃料,以及最近几年新增的太阳
能和风能的统计宝典。正因如此,它已经成为当
克里斯·克拉格
下能源稀缺性和环境问题辩论的重要分析工具。
克里斯·克拉格是《欧洲能源评论》的记者以
然而,能源供给与需求并非一成不变。全球
及普氏能源资讯的定期撰稿人。他曾在《金融时
经济发展已远远超出BP英国老总部大楼内早期员
报》的能源经济学家栏目担任14年的编辑,并曾
工的认知,他们当时只是把这些能源数据作为了
在BP收购阿莫科后不久担任BP总编辑。
解伊朗原油供应锐减所产生影响的工具。现在,
特大油轮平均载运量大约是他们所处年代油轮货
运能力的20倍。
简明扼要的地图、图表与表格为复杂的 Acknowledgements
1952年,杰米森和米勒可能还使用由当地市 Design saslondon.com
课题提供了优秀的指南。 Printing Pureprint Group Limited,
政公司提供的“城市燃气”做晚饭。天然气当时 UK ISO 14001, FSC® certified and
完全没有被看作是国际业务,而沙特阿拉伯大量 CarbonNeutral®
《经济学家》 Paper This publication is printed on
天然气被排空燃烧。即使当《BP世界能源统计 FSC-certified Mohawk Options 100%.
年鉴》在1981年首次推出全球天然气贸易地图, This paper has been independently
certified according to the rules of the
跨国天然气贸易量仅为1.16亿公吨油当量。2010 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 (FSC) and
was manufactured at a mill that holds
年,跨国天然气贸易量达到8.03亿公吨油当量 ISO 14001 accreditation. The inks used are
(该数据对前苏联内部贸易量进行了可比调整)。 all vegetable oil based.

早期统计学家可能会惊奇地发现,现在煤炭供应
占全球一次能源供应的29.6%,达到1970年以来
的最高水平。
尽管《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保持了客观
性和独立性,其内容和相关分析自然会随着BP © BP p.l.c. 2011

16 风雨60年 风雨60年 17
18 风雨60年

Calific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