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á en la página 1de 3
DOI: 10.15929 / j.cnki.1004-2172.2017.02.004 何时何处不批评 ? ———“何去何从 ”的音乐批评系列之三 明 言 摘 要: 笔者与居其宏老师就音乐批评的对象问题分歧已久。对此问题进行基本的“词语梳理”关乎本学科的学 理基础与现实操作之“大局”,也关乎本学科的现实生存与未来发展之“命运”。居其宏老师以为,现实生存着的主 体对“当下”的各类音乐事项开展的理性审视活动,才是音乐批评的学科对象; 笔者则以为,对既往的、历史的音乐 事项的诸类评价,应当音乐批评学科的题中应有之议。 关键词: 居其宏; 音乐批评; 现实事项; 历史事项 中图分类号: J605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4-2172( 2017) 02-0041-03 2016 年 11 月 12、13 日,在南宁举办的中国音 思辨活动。 是将文化、艺术、音乐基础理论研 乐评论学会第六届年会期间,本人与居其宏老师就 究的成果,有机地应用于音乐审美评价、历史 音乐批评的对象问题再次当面产生分歧 。 这种分 评价等实践的一门应用性学科。 从学科体系 歧在此前的 2001 年 5 月笔者博士论文答辩会上、此 的角度上来看,音乐批评是文化批评、艺术批 后的“音乐批评”一级词条写作时、《音乐批评学 》出 评的一个分支; 从家族谱系来看,音乐批评也 版前征求业界专家意见中,均有所涉及。 音乐批评 是音乐学的家族成员。 与它类的音乐学研究 的对象问题,属于音乐批评的基础性问题。 对此问 ( 如音乐的民族学研究、音乐的历史学研究、音 题进行基本的“词语梳理 ”( 理论阐述、界域框定 ) , 乐的哲学研究、音乐的形态学研究、音乐的美 关乎本学科的学理基础与现实操作之“大局 ”,也关 学研究、音乐的感性学研究、音乐的风格学研 乎本学科的现实生存与未来发展之“命运 ”,不可小 究) 所不同的是: 音乐批评在其理性思辨与学 觑。于是相约各自成文,在公开的学术媒体上展开 理建构的活动中,呈现出更多的是批评者个人 论辩。鉴于作为后生的笔者属于问题的肇始者,故 对音乐的现实事项和历史事项的审美价值取 在此先行成文“弄斧”,以此求教于居其宏老师以及 向的认定、人文理想归属的表达、文化理论架 [1]9 学界前辈、同仁方家。 构的整合。 古人云: “名不正,则言不顺 ”。为了这个“名正 按照这个定义的表述,笔者认为现实生存着的 言顺 ,在此不妨将本人在于润洋先生主编的《音乐 ” 主体的人对“音乐的现实事项与历史事项 ”的富于 百科全书》中撰写的一级词条“音乐批评 ”中的定义 主体色彩的评价活动及其成果,都应视为音乐批评 部分援引出来: 的学科对象。 这正是笔者与居其宏老师相互抵牾 音乐批 评 ( Musical Criticism) 就 是 以 文 化 的焦点所在。 请看居其宏老师在《关于明言〈音乐 学、哲学、美学、社会学、历史学、工艺形态学等 批评学〉的一封信 》中,针对笔者前面定义的有 关 单纯的或综合性的理性眼光,来审视音乐的现 批评: 实事项与历史事项 ( 理念、活动、音响文本与符 这个定义对历代论家关于音乐批评的当 号文本等 ) ,张扬批评家主体意识的一种理性 代性、即时性特质重视不够,但我以为,正是这 收稿日期: 2017-01-05 基金项目: 2016 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艺术学项目“当代中国乐评群体研究”( 16BD058) 。 作者简介: 明 言( 1962— ) ,男,博士,硕士生导师,天津音乐学院音乐学系教授( 天津 300171) 。 · 41· 一点和“评价 ”一起共同构成了音乐批评区别 科定义的表述中,就已经包含了与笔者相近似的观 于其他学科的质的规定性。 肯定并强调这一 点。他在 20 世纪 80 年代撰写的在当代中国音乐批 点对于界定音乐批评至关重要。 把既往的、历 评历史进程中具有基础意义的文献中曾经这样定 史的音乐事象也纳入到音乐批评范畴中来 ,从 义道: 而导致这个定义失之太宽。 如果这个定义到 很显然,音乐批评的对象主要是现实现象 “理性建构活动”止,那么它与“音乐学 ”的定义 界,因此人们有时将它称之为“现状评论 ”是不 就无甚区别了。 既往的、历史的音乐事象,不 无道理的。 然而,不仅音乐生活,而且音乐学 应是音乐批评的对象,否则,极易把音乐批评 各领域 ( 美学、史学、社会学、心理学、形态学、 与其他学科的专门研究混淆起来。 比如,当代 民族学 等 等 ) 也 都 有 它 们 自 己 的 现 状 及 其 评 人对于孔子音乐思想的研究和评论,可以归入 论,这些评论当然属于音乐批评的范畴。 但如 史学研究或美学研究领域; 当代西方人对贝多 将它们分别划入各自的学科范畴 ( 例如将美学 芬、柴可夫斯基等人的研究和评价,可以归入 评论划入美学、将史学评论划入史学、将音乐 史学研究或创作研究领域; 等等。 音乐批评应 民族学评论划入音乐民族学之类 ) 中去,或以 当有自己的边界,尽管这个边界也会有它的模 [2] 学科间的交叉现象来解释,似乎亦无不可。 糊和交叉,但若没有起码的边界,也就使事物 失去了它自己的质的规定性。① 居先生在这里的“主要是”“这些评论当然属 于音乐批评的范畴 ”等表述,显然就是与笔者的前 居其宏老师以为现实生存着的主体对“当下 ” 面表述是一致的。 因为音乐史学、美学、社会学、民 的各类音乐事项开展的理性审视活动,才是音乐批 族学等学科对象主体部分,就是音乐的历史事项。 评的学科对象。而对于历史上的诸多音乐作品、人 但其后的表述,又来了一个“似乎亦无不可 ”,则显 物、事件、文献等等的审美评价与主观价值判断,仅 现出先生对此也是处于左右为难、推敲犹豫状态。 是各类音乐研究 ( 诸如史学、形态学、文献学、乐律 对于这个问题,相对于居先生的犹豫不决,蔡良玉 学、民族学、心理学、美学、社会学、教育学等 ) 的对 先生则显得练达、干脆与肯定: 象,而非音乐批评的对象。 显然,居其宏老师的这 种对象理论,是与现有的一些辞书的成说 ( 诸如: 黄 音乐学的所有门类和学科都离不开批评 自、渡边、叶纯 之、梁 茂 春 等 先 生 ② ) 是 一 致 的。 但 性的研究,我们的实际音乐生活也从未能离开 是,这类成说的局限性也是非常明显的: 他们普遍 音乐批评。在考虑音乐学的建设问题时,我觉 忽视了现实生存着的主体在其艺术生命进程中 ,无 得有必要用新的眼光冷静地、科学地考虑这个 时无刻都存在着的对历史上的音乐事项展开审美 学科的重建。 有必要在音乐学院里重新恢复 赏析、历史 评 价、价 值 判 断 这 类 典 型 的 隶 属 于“批 和加强音乐批评的课程和专业。 不过,这必须 评”范畴活动的客观存在的事实。 与此同时,各类 是新的意义上的音乐批评,即包容考证、分析、 [3] 的音乐研究,在其客观的、冷静的、深入浅出的理性 史学、美学等诸门学科于一体的音乐批评 。 分析之后,都未免会呈现出或多或少的富于研究者 在蔡良玉先生这里 ( 以及学界许许多多的各类学者 个人色彩的主观价值判断。 这些判断,恰恰都属于 那里) ,早已经将自己所处学科的自我批评意识融 音乐批评的范畴。 如果仅仅是为了“音乐批评区别 汇到日常的研究实践中,并时刻以这种意识评价自 于其他学科”的“画地为牢”“互不打扰 ”的学科自 己、同仁、后进的研究成果,匡正研究偏差、引领学 我封闭意识,就忽视在历史、现实的音乐实践中普 科发展。 遍存在着的审美赏析、历史评价、价值判断、文化批 对于前面的音乐批评对象问题的辨析,1999 年 评等高度富于人的主体意识的批评行为 ,并简单地 笔者在博士论文的撰写阶段,就发现了当时国内外 视为仅仅是“音乐研究”范畴,显然是对音乐批评本 学界的这些不同观念,并有意识地做出了自己的全 体意识 的 轻 视,是 对 音 乐 批 评 主 体 意 识 的 无 视。 面的梳理,将之以“狭义的 ”( 小 范 围) ,“广 义 的 ” 故,对“既往的、历史的音乐事象 ”的诸类评价,应当 ( 大范围) 的分类方法,归纳出来[4]。 在之后编著的 纳入音乐批评的学科对象之内。 《音乐批评学》的《绪言》中,也详细地罗列开 根据笔者的观察,居先生在自己的音乐批评学 · 42· 明 言 / 何时何处不批评? ———“何去何从”的音乐批评系列之三 [1]4-7 来 。后来发现,在国外权威的《新格罗夫音乐 音乐批评的学科对象纳入进来之后,是不是就呈现 与音乐家辞典》2001 版本中的“音乐批评 ”词条中, 出“没有起码的边界”,“使事物失去了它自己的质 也持与笔者相一致的音乐批评对象观念 : 的规定 性 ”的 讹 误 呢? 笔 者 以 为,显 然 是 不 会 的。 需要廓清 的 观 念 是: 将 各 类 研 究 中 的 学 术 批 评 成 Music criticism may be defined broadly or 分,纳入音乐批评的学科对象,没有任何基于“丛林 narrowly. Understood narrowly,it is a genre of 法则”的“跑马圈地”“占山为王 ”的意识。 不仅如 professional writing,typically created for prompt 此,笔者还以为,这种“边界意识”“规定性意识 ”, publication,evaluating aspects of music and mu- 恰恰是各个学科自以为是、相互封闭、画地为牢的 sical life. Musical commentary in newspapers and 传统威权思维定式的产物,也是需要反思和扬弃的 other periodical publications is criticism in this 对象。音乐学的下属的各类音乐学科的分类与划 sense. More broadly,it is a kind of thought that 界,都是相对而言的,而非绝对的,泾渭分明的。 在 can occur in professional critical writing but also 日常的实践界面中,呈现为相互融合“你中有我、我 appears in many other settings. In this broader 中有 你” “你 离 不 开 我,我 也 离 不 开 你 ”的 混 生 sense,music criticism is a type of thought that e- 状态。 valuates music and formulates descriptions that are 故: 对“既往的、历史的音乐事象 ”的诸类评价, relevant to evaluation; such thought figures in mu- 应当音乐批评学科的题中应有之议 。 sic teaching,conversation about music,private reflection,and various genres of writing including music history,music theory and biography.( 音乐 责任编辑: 钱芳 批评可以被广义地定义或者狭义地定义 。 狭 义地理解来看,它是评价音乐及音乐生活方面 注释: 的为及时出版所创建的一种专业的写作体裁 。 ①居其宏: 《关于明言〈音乐批评学〉的一封信》。该信作为 报纸及其他期刊出版物的音乐评论在这个意 全书的“序”,刊登在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即将再版的《音乐 批评学》内。 义上就是批评。 更广义来看,音乐批评是一种 ②有关于几位先生的定义,请见明言: 《音乐批评学》,第 3 ~ 思想,它既可以出现在专业批评的著述中,也 5 页。笔者在书中将他们几位的定义定性为“狭义的”“小 可以在其他位置出现。 在这个广义的层面来 范围”的音乐批评。 说,音乐批评是评价音乐并以系统确切的方式 ③Music criticism 词条,参见“牛津音乐在线”,http: / / www. 将评价加以表述的一种思想。 这样的思想出 oxfordmusiconline.com / subscriber / 现在音乐教学、音乐交流、个人思考和包括音 乐历史、音 乐 理 论 以 及 传 记 的 各 种 体 裁 的 文 参考文献: 章中。) ③ [1]明 言. 音 乐 批 评 学[M]. 北 京: 中 央 音 乐 学 院 出 版 社, 2003: 9. 古今中外的各个学科历史发展规律,都证明了 [2]居 其 宏. 论 音 乐 批 评 的 自 觉 意 识[J]. 音 乐 研 究,1986 这个道理: 学科也好、理论也罢,如果其现有的框架 ( 4) : 12. 能够较为科学、全面地概括其现实实践与历史实践 [3]蔡良玉. 为中国音乐学的发展创造条件[J]. 中国音乐 及其成果,其理论框架与学术定义就是“有用”“有 1993( 3) : 86. 学, 效”的。如果不然,自当修订。 [4]明言 . 20 世纪中国音乐批评导论[M]. 北京: 人民音乐 将“既往的、历史的音乐事象 ”的诸类评价作为 出版社, 2002: 3. ·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