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á en la página 1de 5

第1/5頁

煤礦工生涯記實(二)

記錄日期:2010 年 12 月 12 日

台灣煤礦業自清朝年間(1876 年)沈葆禎在基隆八斗子開了

第一座官礦至西元 2000 年最後四座礦場停採,歷經悠悠一

又四分之一個世紀;1960 年代正值台灣光復初期,民生凋

敝、百廢待興,運輸(火車/輪船)、發電、家庭等用煤需求正方

興未艾,父親世居山林務農之家,又甫因二二八事件蹲坐

十一年苦牢出監,一時亦躊躇不知如何維生,當時山間親

戚友人多從事此業,便吆喝著一起加入,未滿而立之年便

開始艱辛的挖煤生涯,沒想到一做二十多年(1963~1988)

直到退休,正好參與煤礦業盛極而衰的歷程。

在 Google 搜尋網頁中輸入 “ 礦工 ” 兩個關鍵字,網頁中馬

上 湧 現 出 71.9

萬筆資料,前五

百筆卻僅有不到

十筆是屬於台灣

方面的訊息,版

面 中 充 斥 著 10

/opt/scribd/conversion/tmp/scratch6841/52166694.doc
第2/5頁

月間被困了 69 天的智利銅礦工人脫困的消息;煤礦層屬於

沉積岩地形,地質不若金銅礦的火成岩結晶礦層堅硬牢固

相對鬆軟易崩塌,依形成年代由近至遠概分成泥煤、褐煤、

煙煤及無煙煤四個階段,最後兩種較具開採價值,大陸地

層年代久遠,無煙煤較多,台灣的礦層則相對年輕,以煙

煤為主;金門的花崗岩戰備坑道完全不用材料支撐,採煤

坑道則須搭建支架(牛稠仔),以降低坍塌落磐風險,日據時

期廣植相思樹林作為礦坑的支撐材,坑頂相思樹幹長約 6

尺、底寬 8 尺餘、斜撐高則有 7 尺,構成一個上窄下寬的梯

型作業坑道。

主坑道以 25~30 度斜角向地底延伸,最深可達一千多公尺,

垂直深入地底達 700~800 公尺,沿著礦層,由主坑道兩

側每 60~100 公尺開闢橫向採煤作業坑道 (ㄎㄚ ·ㄉㄚ),挖煤

工作就此展開。

當時招工皆由包工的工頭統籌招募安排,也負責訂定工資、

分派工作及監督指揮;當時北臺灣有兩三百座礦場,熟手

人力需求相當殷切,父親便根據交通遠近及礦友間口耳相

傳的礦場條件及工頭提供的薪水等,機動變換工作礦場,

/opt/scribd/conversion/tmp/scratch6841/52166694.doc
第3/5頁

前前後後不下二十個。

礦場除了配置少量的設備檢修人員外,煤礦工主要分成鑿

石(掘進)組與挖煤組,其中挖煤工佔最多數,工作最辛苦報

酬也最豐厚,挖煤以

車計價、掘進以尺計

費,一車可裝約一公

噸煤,當年公務員一

個月薪水約一千出頭,

裝 滿 一 車 約 ??? ~ ???

元 , 平 均 一 天 可 裝 ??

車。

礦坑溫度高、通風條件差、又須付出龐大體力,因此入坑時

間短,約七個鐘頭,礦場分兩班輪番作業,父親因遠居山

上,都趁天色未明即步行一至兩個鐘頭至礦場上工,更衣

後至報到處領火牌(刻有員工編號的金屬牌,如遇礦災時,可依此辨識身

分) 與充飽電的電池繫在腰間, 每張刻有人名,依據作業坑道分排排列,
白色表已到班,綠色表尚未到班。

接上連接礦工帽的電線,手

攜十字鎬、便當及飲水塑膠桶,等著搭早班 06:40 台車入坑、

/opt/scribd/conversion/tmp/scratch6841/52166694.doc
第4/5頁

14:00 出坑,下到作業坑道後爬上採煤巷至煤礦脈挖煤,

台灣的礦脈單薄,平均厚僅約 50 公分,與山西煤礦動輒數

公尺至十數公尺的煤層的採煤難度有天壤之別,每天約僅

能推進一公尺左右,再由鑿岩組鑽裝炸藥剝除岩層繼續推

進。

礦坑中單向通風,有人偷抽菸或拉肚子,坑道中每個人都

可風聞,且坑中溫度

甚高,幾達 40 度(?),

時時揮汗如雨,身體

失水嚴重,一天最多

須補充近十公升的飲

水;煙煤與無煙煤最

主要的差異為煙煤礦

中摻雜著油氣,台灣礦場職災頻仍,潛在風險除了坍塌落

磐之外,出水、撞擊火花導致瓦斯

氣爆、捲揚機(天車)纜線斷裂或台

車未勾妥滑落撞擊等,不一而足。

1984 年,父親工作的礦場位於瑞

/opt/scribd/conversion/tmp/scratch6841/52166694.doc
第5/5頁

芳的煤山煤礦,當年 6 月底,堂伯父與工頭因細故發生爭

執,憤而轉換礦場,父親亦偕同離開,兩星期後的 7 月 10

日,煤山煤礦即發生台灣礦業史上最大的災變,103 人死

亡,22 人輕重傷,當年台灣北部發生三起嚴重災變,共造

成至少 277 人死亡,台灣煤礦業從此開始沒落;當年礦場

管理還不夠完善,工作的礦場是否會發生災變,多少還帶

點運氣成份,所以當年才有「進去不是人、出來才是人」及

「進去死一個、不進去死全家」的俚語,父親也表示現在回想

起來,很難相信自己在坑道中竟工作了二十餘年,現在要

再下坑也不敢再貿然下去了,工作環境的惡劣可見一斑。

/opt/scribd/conversion/tmp/scratch6841/52166694.doc